鬼談理學

交河的及孺愛、青縣的張文甫,都是老年儒生,同在獻縣授徒講學。一天晚上,二位先生在南村和北村之間散步,賞月觀星。漸漸地就遠離了學館,來到一片草木叢生,寂寞荒涼的原野。張文甫心裏害怕,想回去,對及孺愛說:「廢墟墳墓中有許多鬼,此地不可久留。」

正說著,忽然有位老翁手扶拐杖,來到面前,施禮請二人坐下說話,老翁說:「世上哪有鬼,難道沒聽說阮瞻之論嗎?二位先生是儒家讀書人,為何要信佛教怪異荒誕的說法呢?」接著闡發宋代程朱學派關於二氣屈伸的理論,講解通達,論證明確,條理清楚,文辭流暢。令二位先生聽著,連連點頭稱讚,慨歎宋儒理解的真切。二位先生只顧與老翁談論理學,竟忘記了問他的姓名。這時,有幾輛大車從遠處駛來,牛鈴之聲非常響亮。老翁立刻斂衣起身,說:「我這黃泉之下的人,寂寞得太久了,如果不說無鬼論,就不能挽留二位先生進行長談。現在馬上就要分手,謹以實相告,望二位切勿驚訝,不要認為我是有意捉弄生人的鬼魂。」眨眼之間,老翁就不見了。

這一帶很少有文士,只有董空如先生的墳墓比較靠近,老翁大概就是董先生的靈魂吧!

【原文】

交河及孺愛、青縣張文甫,皆老儒也,並授徒於獻。嘗同步月南村北村之間,去館稍遠,荒原闃寂,榛莽翳然。張心怖欲返,曰:「墟墓間多鬼,曷可久留!」俄一老人扶杖至,揖二人坐曰:「世間安得有鬼,不聞阮瞻之論乎?二君儒者,奈何信釋氏之妖妄。」因闡發程朱二氣屈伸之理,疏通證明,詞條流暢。二人聽之,皆首肯,共歎宋儒見理之真。遞相酬對,竟忘問姓名。適大車數輛遠遠至,牛鐸錚然。老人振衣急起曰:「泉下之人,岑寂久矣。不持無鬼之論,不能留二君作竟夕談。今將別,謹以實告,毋訝相戲侮也。」俯仰之頃,欻然已滅。是間絕少文士,惟董空如先生墓相近,或即其魂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