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以牛敗

姚安公在刑部做官時,德勝門外有七個人共同施行搶劫,被逮捕的有五個,只有王五、金大牙兩人沒有抓獲。王五逃到潡縣,路上被深溝所阻,只有小橋,僅可以通過一個人。有一條健壯的牛怒瞪著眼當道而臥,靠近它就奮力頂撞,只好退回尋找別的道路,竟突然同巡羅的人相遇。金大牙逃到清河,橋的北面有牧童驅趕兩條牛過來,把他擠倒在泥中,金發怒而爭吵起來。清河離京城近,而被人認出,告訴了里長,里長把他捆綁起來送官。

我說,二人都是回民,都以宰牛為業,而都因為牛敗露。豈不是屠宰悲慘殘酷,即使是畜牲獸類也懷著仇恨,惡毒之氣所憑依,藉它的同類來報復嗎!要不然,碰到牛頂撞撲倒,還是事理中所常有的;無故而擋著橋,誰使它這樣的呢!

【原文】

姚安公官刑部日,德勝門外有七人同行動,就捕者五矣,惟王五、金大牙二人未獲。王五逃至漷縣,路阻深溝,惟小橋可通一人。有健牛怒目當道臥,近輒奮觸。退覓別途,乃猝與邏者遇。金大牙逃至清河橋北,有牧童驅二牛擠仆泥中,怒而角鬥。清河去京近,有識之者,告裏胥,縛送官。二人皆回民,皆業屠牛,而皆以牛敗。豈非宰割慘酷,雖畜獸亦含怨毒,厲氣所憑,借其同類以報哉?不然,遇牛觸仆,猶事理之常;無故而當橋,誰使之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四 灤陽消夏錄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