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寓言

德州田白岩說:有一個額都統,在雲貴邊界山間行走時,看見道士把一個美豔的女子按倒在石頭上,要想剖取她的心。女子哀叫求救,額連忙催動坐騎跑上去,立即猛擊道士的手,女子「嗷」的一聲,化成一道火光飛走了。道士頓著腳說:「您敗壞了我的事!這個精魅已經迷殺一百多人,所以想抓住殺了它,以消除禍害。但因它吸取人的精氣已經很多,年久通靈,斬它的頭則元神逃脫,所以必須剖它的心才能致它於死地。您現在放走了它,又留下無窮的後患了。憐惜一隻猛虎的性命,放在深山裏,不知道沼澤山林中,又有多少麋鹿的生命要喪在它的口中啊!」說著把匕首插入鞘中,恨恨地渡過溪水走了。

這大概是白岩的寓言,也就是所謂一家哭泣哪能比得上一萬人受害吧!姑息寬容那些貪官污吏,自以為積了陰德,人們也稱道他忠厚;而窮苦的百姓賣掉兒女、賠上妻子,都不為他們想上一想,這樣的長者又有什麼用呢?

【原文】

德州田白岩曰:有額都統者,在滇黔間山行,見道士按一麗女于石,欲剖其心。女哀呼乞救。額急揮騎馳及,遽格道士手。女噭然一聲,化火光飛去。道士頓足曰:「公敗吾事!此魅已媚殺百餘人,故捕誅之以除害。但取精已多,歲久通靈,斬其首則神遁去,故必剖其心乃死。公今縱之,又貽患無窮矣。釋一猛虎之命,放置深山,不知澤麋林鹿,劘其牙者幾許命也!」匣其匕首,恨恨渡溪去。此殆白岩之寓言,即所謂一家哭,何如一路哭也。姑容墨吏,自以為陰功,人亦多稱為忠厚;而窮民之賣兒貼婦,皆未一思,亦安用此長者乎。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