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嘲夫子

愛堂先生說,聽說有一位老學究在夜裏趕路,忽然遇到了他死去的朋友。老學究性情剛直,也不害怕,便問亡友上哪兒去。亡友答:「我在陰間當差,到南村去勾人,恰好與你同路。」於是兩人便一起走。到了一間破房子前。鬼說:「這是個文人的家。」老學究說你怎麼知道呢?

鬼答說:「一般人在白天都忙於生計,以致掩沒了本來性靈。只有到了睡著時,什麼也不想,性靈才清朗明沏,這時,所讀過的書,字字都在心中射出光芒,透過人的全身竅孔照射出來。那樣子縹縹緲緲,色彩繽紛,燦爛猶如錦鏽。學問像鄭玄、孔安國,文章像屈原、宋玉、班超、司馬遷的人,所發出的光芒直沖雲霄,與星星、月亮爭輝;不如他們的,光芒有幾丈高,或者幾尺高,依次遞減。最次的人也有一點微弱的光,像一盞小油燈,能照見門窗。這種光芒人看不到,只有鬼能看見。這間破屋上,光芒高達七八尺,因此知道是文人的家。」

老學究問:「我讀了一輩子書,睡著時光芒有多高?」鬼欲言又止,沉吟了好久才說:「昨天到你的私塾去,你正在午睡。我看見你胸中有厚厚的解釋經義的文章一部,選刻取中的試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應試的策文三四十篇,字字都化成黑煙籠罩在屋頂上。與那些學生的朗讀聲,好似密封在濃雲迷霧之中,實在沒看到一絲光芒,我不說假話。」老學究聽了後便怒斥鬼,鬼大笑著走了。

【原文】

愛堂先生言:聞有老學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學究素剛直,亦不怖畏,問:「君何往?」曰:「吾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攝,適同路耳。」因並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廬也。」問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晝營營,性靈汩沒。惟睡時一念不生,元神朗澈,胸中所讀之書,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竅而出,其狀縹緲繽紛,爛如錦繡。學如鄭、孔,文如屈、宋、班、馬者,上燭霄漢,與星月爭輝。次者數丈,次者數尺,以漸而差,極下者亦熒熒如一燈,照映戶牖。人不能見,惟鬼神見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學究問:「我讀書一生,睡中光芒當幾許?」鬼囁嚅良久曰:「昨過君塾,君方晝寢。見君胸中高頭講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為黑煙,籠罩屋上。諸生誦讀之聲,如在濃雲密霧中。實未見光芒,不敢妄語。」學究怒叱之。鬼大笑而去。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