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獄可畏

張受長副使,南皮人,做河南開歸道道員時,曾夜裏閱讀一份斷獄的案卷。他思考著,自言自語地說:「用刀割頸自殺死的,刀痕應當進去重而出來輕,現在進去輕而出來重,為什麼呢?」忽然,聽到背後歎息一聲說:「您還算明理。」他回頭觀看,卻並沒一人。他歎了口氣說:「多麼厲害,審理案件真可怕啊!這次幸而不犯錯,但又怎能保證來日也不會犯錯呢?」於是,上書稱病而歸。

【原文】

南皮張副使受長官河南開歸道時,夜閱一讞牘,沉吟自語曰:「自剄死者,刀痕當入重而出輕。今入輕出重,何也?」忽聞背後太息曰:「公尚解事。」回顧無一人。喟然曰:「甚哉,治獄之可畏也!此幸不誤,安保他日之不誤耶?」遂移疾而歸。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 灤陽消夏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