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神護妻

董曲江說:默庵先生任漕運總督時,官署中有土神、馬神兩座祠堂,而只是土神有配偶。他的小兒子倚仗自己有才能而氣盛驕傲,說土神是滿臉鬍子的老頭的老頭,不該有漂亮的妻子;馬神年輕,做他的配偶倒正合適。於是就把土神妻子的偶像移到了馬神祠中。不一會兒,他的小兒子便昏倒不省人事。默庵先生知道了這件事,親自禱告,把土神妻子的偶像又搬了回來,他的小兒子這才甦醒過來。

又聽說河間學署中的土神也配有女子偶像,有位訓導官說學署是學習的地方,不可塑有女人像,於是另建了一座小祠堂,把女人偶像遷了過去。土神便依託在他年幼的孫子說:「你的理由雖然正當,實際上懷著私心,你只打算擴充你的住宅罷了,我是不服的啊!」訓導正侃侃地大談其古禮,突然被土神說中了心思,非常害怕,一直到任期結束,也沒敢住在那兒。

這兩件事差不多,有人說:「訓導遷女像還按著一定的禮節來進行,而董子褻瀆神靈就太過份了,受罰應當更重一些。」我認為,董子只不過是年輕狂妄,訓導骨子裏藏著私心,要為自己謀利,表面上卻講出一套公理,叫人說不出什麼來。如果土神不揭露出他的真正用意,人們還會以為他能夠整肅祀典呢!《春秋》的要旨,著重揭露人的用心,凡事苛求動機。由此觀點,訓導受罰應當重於董子才公道!

【原文】

董曲江言:默庵先生為總漕時,署有土神馬神二祠,惟土神有配。其少子恃才兀傲,謂土神于思老翁,不應擁豔婦;馬神年少,正為嘉耦。經移女像于馬神祠。俄眩仆不知人。默庵先生聞其事,親禱,移還乃蘇。又聞河間學署有土神,亦配以女像。有訓導謂黌宮不可塑婦人,乃別建一小祠遷焉。土神憑其幼孫語曰:「汝理雖正,而心則私,正欲廣汝宅耳,吾不服也。」訓導方侃侃談古禮,猝中其隱,大駭,乃終任不敢居是室。

二事相近。或曰:「訓導遷廟猶以禮,董瀆神甚矣,譴當重。」余謂董少年放誕耳。訓導內挾私心,使己有利;外假公義,使人無詞。微神發其陰謀,人尚以為能正祀典也。《春秋》誅心,訓導譴當重于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