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知趣

遠方堂兄旭升說:村南過去有個狐女,迷惑了許多少年。人們所說的「二姑娘」,就是這個狐女。有位族人,立意要生擒狐女。心中做決定,口上沒有說。一天,他在一個廢菜園中見到一位美女,懷疑就是狐女二姑娘。於是便對她唱起挑情的歌曲,流露引誘的眼神,並折採花草扔到她的面前。美人正要俯身撿起花草,忽然退立數步之外,嚴肅地說:「君有惡念。」隨後,就跨過破牆走了。

後來,有兩位書生在東嶽廟僧房讀書。其中一位居住在南室,與狐女發生曖昧關係。另一位居住北室,根本看不見狐女的活動。南室書生曾經責怪狐女到的晚,懷疑她從北室生那裏來,開玩笑地說:「你這是左手拉住仙人浮丘的袖子,右手又拍著仙人洪崖的肩膀肩——你同時和另一個人相處在一起嗎?」狐女說:「君不因為我是異類而輕視我,所以我要為悅己者容,與君交好。至於北室書生,心如木石,毫不好色,我哪敢靠近呢?」南室生說:「你何不對他引誘一番,未必就能做到三年不動心。若能使他改變氣節,也就免得他總在人前擺出一副程伊川——道學家的面孔了!」狐女說:「磁石只能吸引鐵針,如果品類不同,便吸引不動。別多事了,免得自討羞辱。」

當時我和再從兄旭升同侍先父姚安公身旁,姚安公聽完旭升這段敍述,說:「以前我也聽人講過這件事,事情發生在順治末年。居住北室的書生,似乎就是族祖雷陽公。雷陽公是一位老副榜(貢生),除了八股以外,身無一技之長。唯有心地樸誠,就是狐妖也不敢近身。由此可知,凡是被妖魅蠱惑的人,都是因為自己先萌生了邪念。」

【原文】

再從兄旭升言:村南舊有狐女,多媚少年,所謂二姑娘者是也。族人某,意擬生致之,未言也。

一日,于廢圃見美女,疑其即是。戲歌豔曲,欣然流盼,折草花擲其前。方欲俯拾。忽卻立數步外,曰:「君有惡念。」逾破垣竟去。後有二生讀書東嶽廟僧房,一居南室,與之昵。一居北室,無睹也。南室生嘗怪其晏至,戲之曰:「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耶?」狐女曰:「君不以異類見薄,故為悅已者容。北室生心如木石,吾安敢近?」南室生曰:「何不登牆一窺?未必即三年不許。如使改節,亦免作程伊川面向人。」狐女曰:「磁石惟可引針,如氣類不同,即引之不動。無多事,徒取辱也。」時同侍姚安公側,姚安公曰:「向亦聞此,其事在順治末年。居北室者,似是族祖雷陽公。雷陽一老副榜,八比以外無寸長,只心地樸誠,即狐不敢近。知為妖魅所惑者,皆邪念先萌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四 灤陽消夏錄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