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古敗事

劉羽沖,不知名叫什麼,是滄州人。我的高祖厚齋公常和他用詩歌唱和。他性情孤僻,好講過去的章法,實際上都迂腐不能施行。他曾請董天士作畫,請厚齋公題詩。其中《秋林讀書》畫題道:「呆坐在秋天的樹根下,孤獨地沒有伴。不知讀的什麼書,只見鬚眉都白了。手中拿著的,可能是《井田譜》。」大概是規勸他吧!

他曾偶然弄到一本古代兵書讀了之後,自稱能帶十萬兵。恰好當時有土匪,他便自己練兵和土匪較量,結果鄉兵大敗,他幾乎被活捉了去。他又弄到一本古代講水利的書,鑽研了有一年時間,自稱可以使千里之地成為沃土,畫了圖遊說州官。州官也好事,就叫他在一個村子裏試驗。剛挖好了溝渠,洪水來了,順著溝渠灌進來,人幾乎變成了魚。從此他便抑鬱想不開,常常在庭院中獨自度步,搖頭自語道:「古人豈欺我哉!」每天叨咕千百遍,只有這六個字。不久,他發病死去。後來,在風清月白的晚上,常見他的魂在墓前的松柏下,搖頭踱步。仔細聽去,嘴裏念叨的還是這六個字。有人笑出了聲,他的魂突然消失了。第二天,他的魂還和前一天晚上在搖頭踱步。唉!一味沉溺於古人,然後食古不化,怎麼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呢?

阿文勤公曾教導我說:「滿肚子都是書本知識能敗事,肚裏沒有一點知識也同樣能敗事。下棋高手不忽視舊棋譜,但不照搬舊譜;名醫不迷信古方,但不離古方。所以說:『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將它研究透了,而保存自己的特點。)又說:『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

【原文】

劉羽沖,佚其名,滄州人。先祖高厚齋公多與唱和。性孤僻,好講古制,實迂闊不可行。嘗倩董天士作畫,倩厚齋公題。內《秋林讀書》一幅雲:「兀坐秋樹根,塊然無與伍。不知讀何書,但見鬚眉古。只愁手所持,或是井田譜。」蓋規之也。偶得古兵書,伏讀經年,自謂可將十萬。會有土寇,自練鄉兵與之角,全隊潰覆,幾為所擒。又得古水利書,伏讀經年,自謂可使千里或沃壤。繪圖列說於州官。州官亦好事,使試於一村。溝洫甫成,水大至,順渠灌入,人幾為魚。由是抑鬱不自得,恒獨步庭階,搖首自語曰:「古人豈欺我哉!」如是日千百遍,惟此六字。不久,發病死。後風清月白之夕,每見其魂在墓前松柏下,搖首獨步。側耳聽之,所誦仍此六字也。或笑之,則欻隱。次日伺之,複然。泥古者愚,何愚乃至是歟!阿文勤公嘗教昀曰:「滿腹皆書能害事,腹中竟無一卷書,亦能害事。國弈不廢舊譜,而不執舊譜;國醫不泥古方,而不離古方。故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又曰:『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三 灤陽消夏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