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示戒

先父姚安公有個僕人,外表厚道呆板,實際最有心計。一日,他趁主人要求他幫忙之機,誇大其詞巧言勒索了十多兩銀子。他的妻子外表上看是個貞婦,男人不敢靠近,暗地裏卻養野漢子。早有與野老公私奔的想法,苦於沒有路費。現在兩人偷走了這十兩銀子逃走了。十多天後,兩人被抓獲,事情於是敗露。我們兄弟深感快意,姚安公說:「兩事互相牽連,怎麼這麼巧?可能有鬼神在其中策劃。鬼神介入,難道是圖搏人歡心麼?不是,這是向人示警。所以,遇到這種事當生警惕心,不應只生歡喜心。

甲和乙是朋友,甲住下口,乙住泊鎮,相距三十裏。乙的妻子有事到甲家,甲把她灌醉姦污了她。乙有苦說不出,反而向甲表示謝意。後來,甲的妻子渡河翻了船,急流沖到乙的門前,被人救上,乙認出是甲妻,扶回家,也留宿灌醉姦污了她。甲心裏知道,也是有苦說不出 !鄰居老太太暗中知道了這件事,便合掌唸經:『有這種事啊,太可怕了 !』她的兒子正幫人提供偽證打官司,她便親自把兒子給叫了回來。你們倘能做到老太太這一步,就不錯了!」

【原文】

先姚安公有仆,貌謹厚而最有心計。一日,乘主人急需,飾詞邀勒,得贏數十金。其婦亦悻悻自好,若不可犯;而陰有外遇,久欲與所歡逃,苦無資斧。既得此金,即盜之同遁。

越十余日捕獲,夫婦之奸乃並敗。余兄弟甚快之。姚安公曰:「此事何巧相牽引,一至於斯!殆有鬼神顛倒其聞也。夫鬼神之顛倒,豈徒博人一快哉!凡以示戒示爾。故遇此種事,當生警惕心,不可生歡喜心。

甲與乙為友,甲居下口,乙居泊鎮,相距三十裏,乙妻以事過甲家,甲醉以酒而留之宿,乙心知之,不能言,反致謝焉。甲妻渡河覆舟,隨急流至乙門前,為人所拯。乙識而扶歸,亦醉以酒而留之宿。甲心知之,不能言也,亦反致謝焉。其鄰媼陰知之,合掌誦佛曰:『有是哉,吾知懼矣。』其子方佐人誣訟,急自往呼之歸。汝曹如此媼可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 灤陽消夏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