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聖賢書,不解恕字

天津有一位舉人與幾個朋友到郊外踏青,這些人大多是輕薄少年。見柳蔭中有位少婦騎驢走過,少年們欺負她獨身無伴,邀約眾人在後面追逐,用輕薄的語言調戲。少婦並不答理他們,鞭打驢子急步跑去。有兩三個人追趕上來,少婦忽然下驢溫和地與他們搭話,看意思好像很高興。一會兒,舉人和另外三四人也趕了上來,舉人仔細一看,這不是自己的妻子嗎!但是他的妻子不會騎驢,也沒有理由到郊外來。他又懷疑又憤怒,就上前責駡她,其妻嬉笑如故。舉人怒火中燒,舉手欲打妻子耳光,其妻忽然飛身上驢,又改變成了另一相貌。用鞭子指著舉人數落說:「見了別人的妻子,就無端地調戲,見是自己的妻子,就這樣的憤恨。你是讀聖賢之書的人,一個『恕』字尚且未弄明白 !你是憑什麼考中舉人的?」

那人數落完後,就打著驢子離去了。舉人面如死灰,僵立在道旁,幾乎不能挪步,不知這個少婦是什麼鬼魅!

【原文】

天津某孝廉,與數友郊外踏青,皆少年輕薄。見柳陰中少婦騎驢過,欺其無伴,邀眾逐其後,嫚語調謔。少婦殊不答,鞭驢疾行。有兩三人先追及,少婦忽下驢軟語,意似相悅。俄某與三四人追及,審視,正其妻也。但妻不解騎,是日亦無由至郊外。且疑且怒,近前訶之。妻嬉笑如故。某憤氣潮湧,奮掌欲摑其面。妻忽飛跨驢背,別換一形,以鞭指某數曰:「見他人之婦,則狎褻百端;見是己婦,則恚恨如是。爾讀聖賢書,一恕字尚不能解,何以掛名桂籍耶?」數訖徑行。某色如死灰,僵立道左,殆不能去。竟不知是何魅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一 灤陽消夏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