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仇易位

我的曾伯祖光吉公,康熙初年做鎮番守備。據他說,有位李太學,妻子經常虐待妾,一發怒就扒光妾下身的衣服用皮鞭抽打,幾乎沒有一天不打。當地有位老婦人,能往返冥間,就是人們所稱的「走無常」者。老婦人規勸太學妻說:「娘子與這個妾有前世之冤,但她僅應該償還你二百鞭。你現在妒心太盛,打她的鞭數幾乎超過了十多倍,反而又欠下她的債。況且,良家婦女受刑,就是官府大堂也規定不許剝去衣服。可娘子卻一定要讓她裸露,以表示羞辱,事情做得太過份,就冒犯了鬼神的禁忌。娘子與我交情厚,我看見過冥間檔案,不敢不告訴你知道這一利害關係。」太學妻冷笑說:「死老婆子胡謅謊言!是要我祈禱消災而從中取錢吧?」

不久,李太學經略莫洛,遭遇了王輔臣叛亂。亂黨蜂起,李太學死於兵禍,太學妾為副將韓公所得。韓公愛她聰明智慧,獨佔寵愛。韓公又沒正妻,家政大權就由太學妾掌握。而太學妻在兵荒中被賊黨掠走,賊破以後,俘虜分賞將士,太學妻恰好分給韓公。太學妾接收太學妻做韓門奴婢。讓她跪在堂前,對她說:「你如能接受我的指揮,每天早晨起床後,先跪在梳粧檯前,自己對鏡,脫去下身衣服,伏地受我五鞭,然後供我使喚,就饒你不死。否則的話,你是作為賊黨妻室來到這裏的,無論殺你、砍你都不會有人出面干涉。」太學妻怕死,失去志氣,叩頭表示願意服從指揮。不過,太學妾不想讓太學妻很快死去,鞭打的時候下手不狠,只是稍讓她感到疼痛的滋味而已。

一年多後,太學妻因為其他疾病而死去。計算她所受的鞭數,正好與她所欠太學妾的鞭數相等。唉!這個太學妻真是頑鈍無恥啊!也是由於受鬼神忌恨,所以陰司勾取了她的魂魄。這件事情韓公自己不隱諱,並且常拿來舉例,說明因果報應的道理,因此人們能夠詳知其情。

【原文】

曾伯祖光吉公,康熙初官鎮番守備。雲有李太學妻,恒虐其妾,怒輒褫下衣鞭之,殆無虛日。裏有老媼,能入冥,所謂走無常者是也。規其妻曰:「娘子與是妾有夙冤,然應償二百鞭耳。今妒心熾盛,鞭之殆過十餘倍,又負彼債矣。且良婦受刑,雖官法不褫衣。娘子必使裸露以示辱,事太快意,則幹鬼神之忌。娘子與我厚,竊見冥籍,不敢不相聞。」妻哂曰:「死媼謾語,欲我禳解取錢耶!」會經略莫洛遘王輔臣之變,亂党蜂起,李歿於兵,妾為副將韓公所得。喜其明慧,寵專房。韓公無正室,家政遂操於妾。妻為賊所掠。賊破被俘,分賞將士,恰歸韓公。妾蓄以為婢,使跪之於堂而語之曰:「爾能受我指揮,每日晨起,先跪妝台前,自褫下衣,伏地受五鞭,然後供役,則貸爾命。否則爾為賊党妻,殺之無禁,當寸寸臠爾,飼犬豕。」妻憚死失志,叩首願遵教。然妾不欲其遽死,鞭不甚毒,俾知痛楚而已。

年餘,乃以他疾死。計其鞭數,適相當。此婦真頑鈍無恥哉!亦鬼神所忌,陰奪其魄也。此事韓公不自諱,且舉以明果報。故人知其詳。韓公又言:此猶顯易其位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 灤陽消夏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