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郝媼

女巫郝姓老婦,是村婦當中最狡猾的。我小時候在滄州呂氏姑母家裏見到過她。她自己說狐神附在她身上,能說出人的吉凶。凡是人家細小的事務,一一都能知道,所以相信的人很多。實際則是分佈徒眾同黨,結交婢女老婦,代為刺探隱秘的事情,以達到她欺詐的目的。曾經有一個孕婦問所生的是男是女,郝應許是男的,後來,竟生了一個女的。這女人問,神的話為什麼不靈驗,郝瞪著眼睛說:「你本來應該生男,某月某日你娘家送來餅二十枚,你把六枚供奉公婆,藏起十四枚自己吃。陰司責怪你不孝,所以轉男成女,你還不覺悟嗎?」這女人不知道這事情先已被她所探知,於是驚惶地伏罪。她的巧於牽扯掩飾大都屬於這一類。

一天,正在燒香召神,她忽然端坐朗聲說道:「我是真狐神。我輩雖然同人混雜而居,其實乃各自吐納修煉形體,豈肯同鄉裏老婦結緣,干預人家的瑣事?這個老婦陰謀百出,以妖邪虛妄撈取錢財,而竟托名於我輩。所以今天當真附在她的身上,使大家都知道她的奸惡。」於是,一一數落她隱微醜惡的行為,而且一併舉出她的徒眾同黨的姓名。說完,郝忽然像夢中醒來,狼狽逃去。後來不知道她的結果如何。

【原文】

女巫郝媼,村婦之狡黠者也。余幼時,于滄州呂氏姑母家見之。自言狐神附其體,言人休咎。凡人家細務,一一周知。故信之者甚眾。實則布散徒黨,結交婢媼,代為刺探隱事,以售其欺。嘗有孕婦,問所生男女。郝許以男。後乃生女,婦詰以神語無驗。郝嗔目曰:「汝本應生男,某月某日,汝母家饋餅二十,汝以其六供翁姑,匿其十四自食。冥司責汝不孝,轉男為女。汝尚不悟耶?」婦不知此事先為所偵,遂惶駭伏罪。其巧於緣飾皆類此。

一日,方焚香召神,忽端坐朗言曰:「吾乃真狐神也。吾輩雖與人雜處,實各自服氣煉形,豈肯與鄉里老嫗為緣,預人家瑣事?此嫗陰謀百出,以妖妄斂財,乃托其名於吾輩。故今日真附其體,使共知其奸。」因縷數其隱惡,且並舉其徒黨姓名。語訖,郝霍然如夢醒,狼狽遁去。後莫知所終。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四 灤陽消夏錄四》,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