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之夢

錢塘人陳乾緯說:以往他與幾位朋友到西湖深處泛舟,秋雨初晴,登上寺樓向遠方眺望。一位朋友詩興大發,偶爾吟誦出 :「舉世盡從忙裏老,誰人肯向死前休?」這一詩句,引得眾人相與慨歎。

這時,有一寺僧走近並微笑著說:「據我的所聞所見,人死後仍還是不肯甘休的了。幾年前,一個秋月明亮的夜晚,我坐在這座樓上,聽見橋旁有辱駡爭吵聲,吵了很長時間,越吵越急。此地沒人居住,我心知是鬼在爭吵。便仔細聽他們吵些什麼,由於吵得很激烈,分辨不太清楚,只是聽出似乎是在爭奪墳墓地界一類。忽然另有一人勸告說:『二君不要吵,能否聽老僧說一句話?人在世間,忙亂紛擾,那是由於不知道人生如夢而已。可現在二君的夢也已經醒了,苦心經營,千方百計,以求取富貴,富貴如今在哪裡呢?機巧之心萬種,用來酬恩報怨,恩怨如今又在哪裡呢?青山沒有改變,白骨已經乾枯,只剩了一個孤零零的魂魄。想那黃粱一夢所幻化出來的,還能夠醒悟;為什麼二君這親身閱歷的,反不懂萬事皆空呢?況且,真仙真佛以外,自古以來沒有不死的人;大聖大賢以外,自古以來也沒有不滅的鬼。連同這孤獨的一個魂靈,長久以後也不免於消失。為什麼在電光石火般的瞬間以內,卻又興起像蝸牛角上的蠻氏、觸氏兩國之間兵戎相見的爭鬥,豈不是在做著夢中之夢嗎?』

語罷,只聽嗚嗚的哭泣聲。接著,又聽到自稱老僧的人長歎一聲說:『喜怒哀樂還沒忘記,必然也就不能把得失看得毫無差別。這樣掛念著塵世利害,老僧也不能令二君解脫了』。以後,再沒聽見說話聲,可能他們的糾葛還沒結束吧!」陳乾緯說:「這是大師的生花之舌,所編出的妙理。然而,在內心用此觀察人世種種情況變化,實際上也頗合情理」。

【原文】

錢塘陳乾緯言,昔與數友泛舟至西湖深處,秋雨初晴,登寺樓遠眺。一友偶吟「舉世盡從忙裡老,誰人肯向死前休」句,相與慨歎。寺僧微哂曰:「據所聞見,蓋死尚不休也。數年前,秋月澄明,坐此樓上,聞橋畔有詬爭聲,良久愈厲。此地無人居,心知為鬼,諦聽其語,急遽攙奪,不甚可辯,似是爭墓田地界。俄聞一人呼曰:『二君勿喧,聞老僧一言可乎?夫人在世途,膠膠擾擾,緣不知此生如夢耳。今二君夢已醒矣。經營百計以求富貴,富貴今安在乎?機械萬端以酬恩怨,恩怨今又安在乎?青山未改,白骨未枯,孑然惟剩一魂。彼幻化黃梁尚能省悟,何身親閱歷,反不知萬事皆空?且真仙真佛以外,自古無不死之人;大聖大賢以外,自古亦無不消之鬼。並此孑然一魂,久亦不免於澌滅,顧乃於電光石火之內,更興蠻觸之干戈,不夢中夢乎?』語訖,聞嗚嗚飲泣聲。又聞浩歎聲,曰:『哀樂未忘,宜乎其未齊得喪。如是罣礙,老僧亦不能解脫矣。』遂不復再語。疑其難未已也」。乾緯曰:「此是僧粲化之舌耳,然默驗人情,實亦為理之所有」。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七 如是我聞一》,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