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黠巧

山東有個叫劉善謨的先生,是在乾隆十二年同我一起中試的。由於他聰慧靈巧,人們都戲稱他為「劉鬼谷」。劉先生本來就詼諧,再加上自己常以「劉鬼谷」自稱,於是乎「鬼谷」聲名遠揚。而他的真名倒不為人所知了。

乾隆十六年,他在珠市口南校尉營,租了一座小宅院。田白岩偶爾也到那兒去閒聊,等他看了四周後,慨歎地說:「這原是鳳眼張三的住宅啊!門庭雖如舊,但那位美女卻已死了二十多年了。」劉善謨驚駭地說:「自從我居住到這裏,我多次夢見一位漂亮的婦女在屋簷下走動,難道就是她?」等到白岩詢問了那位婦人的外貌後,得知果然是她。劉善謨沉思良久,摸著案几罵說:「那淫鬼是什麼東西,竟敢冒犯我劉鬼谷!等她現了形,我一定要痛打她一頓。」白岩告訴他說:「這個美婦在世時,真可算得是個鬼谷子,手段高明,被她的妖冶所顛倒的不知有多少,你這個假鬼谷子豈在她話下!京城這麼大,勸你還是另找一處吧,何必一定要與鬼同住呢?」我曾經也到過劉善謨那裏,記得斜對戈芥舟的宅院有六、七家,但現在已不能指出確切的地點了。

【原文】

山東劉君善謨,余丁卯同年也。以其黠巧,皆戲呼曰劉鬼穀。劉故詼諧,亦時以自稱。於是鬼穀名大著,而其字若別號,人轉不知。乾隆辛未,僦校尉營一小宅,田白巖偶過閒話,四顧慨然曰:「此鳳眼張三舊居也,門庭如故,埋香黃土已二十餘年矣。」劉駭然曰:「自卜此居,吾數夢豔婦來往堂廡間,其若人乎?」白巖問其狀,良是。劉沉思久之,撫幾曰:「何物淫鬼,敢魅劉鬼穀?果現形,必痛抶之。」白巖曰:「此婦在時,真鬼穀子,捭闔百變,為所顛倒者多矣。假鬼穀子何足雲?京師大矣,何必定與鬼同住?」力勸之別徙。餘亦嘗訪劉於此,憶斜對戈芥舟宅約六七家,今不得指其處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七 如是我聞一》,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