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家二異

舅舅張夢征先生講:他居住的吳家莊西有一個乞丐,死在路上,乞丐養的狗守著他的屍體不離開。到夜晚,有隻狼來吃屍體,狗奮力拼咬使狼不能近前;一會兒,群狼聚集而至,狗筋疲力盡,終於也被狼吃掉了,只剩下一個頭,仍然雙眼怒睜欲裂。有個守瓜田的佃戶親眼看見了。又程易門在烏魯木齊時,一天晚上,有個強盜進了他的住所。跳牆將要出去時,被程家養的狗追上去咬住了腳。強盜抽刀砍狗,狗直到被砍死也沒鬆口,強盜因而被捉住了。當時,程易門家有個叫龔起龍的僕人,正忘恩負義地誣害主人。人們都說,程太守家有二異:一個人面獸心;一個獸面人心。

【原文】

舅氏張公夢徵言,所居吳家莊西,一丐者死於路,所畜犬守之不去。夜有狼來啖其屍,犬奮齧不使前。俄諸狼大集,犬力盡踣,遂並為所啖,惟存其首,尚雙目怒張,皆如欲裂。有佃戶守瓜田者親見之。又程易門在烏魯木齊,一夕有盜入室,已逾牆將出,所畜犬追齧其足,盜抽刃斲之,至死齧終不釋,因就擒。時易門有僕曰龔起龍,方負心反噬。皆曰:「程太守家有二異,一人面獸心,一獸面人心。」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 如是我聞四》,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