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叟滑稽

先父姚安公說:雍正初年,李家窪佃戶董某的父親死了,留下一頭牛,老而且跛,打算賣給屠宰場。牛逃到他父親墓前,伏地僵臥,牽拉鞭打都不起來,只是搖尾長叫。村裏人聽說此事,絡繹不絕地前往觀看。忽然鄰居劉老頭兒憤然走上前,用拐杖打牛說:「他父親墜入河裏,與你有何關係?假如讓他隨波漂流,充做魚鱉食物,豈不更好?你無故多事,牽引他上岸,讓他多活十幾年,致使他兒子對父親奉養,病則醫治,死則入斂,而且留下此墳,每年需祭掃,成為董氏子孫無窮牽累。你的罪大了,死是應當的,亂叫什麼?」

原來,當年董某的父親掉入深水中,牛跟著跳進水,董父拉著牛尾才上岸。董某不知內情,聽說了這事非常慚愧。自己打著嘴巴說:「我真不是人!」急忙拉著牛回家。數月後牛病死,董某哭著把它埋了。這老頭兒很有些滑稽風格,與東方朔救漢武帝乳母的故事竟然相合。

【原文】

先姚安公言,雍正初,李家窪佃戶董某,父死,遺一牛,老且跛,將鬻於屠肆。牛逸至其父墓前,伏地僵臥。牽挽鞭箠皆不起,惟掉尾長鳴。村人聞是事,絡繹來視。忽劉某鄰叟憤然至,以杖擊牛曰:「渠父墮河,何預於汝?使隨波漂流充魚鱉食,豈不大善?汝無故多事,引之使出,多活十餘年。致渠生奉養,病醫藥,死棺斂,且留此一墳,歲需祭發,為董氏子孫無窮累,汝罪大矣。就死汝分,牟牟者何為?」蓋其父嘗墮深水中,牛隨之躍入,牽其尾得出也。董初不知此事,聞之大慚,自批其頰曰:「我乃非人!」急引歸。數月後病死,泣而埋之。此叟殊有滑稽風,與東方朔救漢武帝乳母事,竟暗合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七 如是我聞一》,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