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

有個客人,拿著一片柴窯的磁片,要賣幾百兩銀子,說嵌在頭盔裏,臨陣可以避開火器。但無從得知是否確實。我說:「為什麼不用繩子把它懸掛起來,用火銃射擊它。如果能避火器,必然不碎,要價幾百兩銀子也不為多;如果碎了,那麼避火的說法就是假的了,當然就不能只索價數百。」那人不肯,說:「你在賞鑒方面是個外行,這話真煞風景。」隨即揣起磁片走了。後來聽說賣給一個富家,竟得了一百兩銀子。

君子可能被堂堂正正的方式所瞞昧,卻不會被沒有道理的事情所欺騙。當炮火橫飛,如雷霆下擊,難道區區瓦片就能抵禦嗎?柴窯雨過天晴的色彩,不過是著色精妙而已,但終究是人造的,並非出自神力,又為什麼在斷裂之後,反而就有了這般威力呢?我作了一首《舊瓦硯歌》,大意是「銅雀台早已傾圮,怎麼還有這麼多殘磚碎瓦?文人中也有好奇癖的人,心裏明知是虛妄卻仍舊自欺。」買磁片也屬於此類情況。

【原文】

有客攜柴窯片磁,索數百金。雲嵌於冑,臨陣可以辟火器。然無知有確否。餘曰:「何不繩懸此物,以銃發鉛丸擊之?如果辟火,必不碎,價數百金不為多;如碎,則辟火之說不確,理不能索價數百金也。」鬻者不肯,曰:「公於賞鑒非當行,殊殺風景。」即懷之去。後聞鬻於貴家,竟得百金。夫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炮火橫衝,如雷霆下擊,豈區區片瓦所能禦?且雨過晴天,不過泑色精妙耳,究由人造,非出神功,何斷裂之餘,尚有靈如是耶?餘作《舊瓦硯歌》有雲:「銅省臺址頹無遺,何乃剩瓦多如斯?文士例有好奇癖,心知其妄姑自欺。」柴片亦此類而已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八 如是我聞二》,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