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愛減祿

有一個舊家子弟,占卜的推算他的命應當大貴,相命的也說應當大貴,但是已近老年,官只做到了六品。有一天扶乩,他問仕途崎嶇不平的緣故,仙人下判語說:「占卜的不錯,相命的也不錯,因為太夫人偏愛的緣故,削減了官職祿位到這一步罷了。」他又拜問:「偏愛的確難免,但何至於削減官職祿位?」

仙人又判道:「禮書上說,繼母就像母親,那麼看待前妻的兒子,應當像自己的兒子;妾生的兒子為嫡母穿喪服三年,那麼看待妾生的兒子,也應當像自己的兒子。而人情險惡,自己設立界限,自己所生的和別人所生的,劃分得就像水火般不相容。私心一起,機巧詐偽萬種,小而飲食起居,大而財貨田宅,沒有一樣不是自己所生的得到優厚的,而別人所生的得到菲薄的,這已經觸犯造物主的忌諱了。甚至還有離間進讒陷害,秘密運用陰謀,責駡喧囂淩辱,不遵循禮法,使遭受毒害的忍氣吞聲,旁觀的切齒痛恨,還嘮嘮叨叨地稱自己所生的受到了壓抑。鬼神憤怒地看著,祖先怨恨悲痛,不降禍責罰她的兒子,何以顯示天道的公正呢?而且人的享受,只有這個數,這裏富足,那裏就短缺,這是自然的道理。既然在家庭之內,恃強有所增加;自然在做官的路途上,暗中有所減損。你從兄弟那裏獲利多了,事物不能夠兩面都大,那麼經歷些坎坷不平又有什麼可以不滿的呢?」那人惶恐而退。

後來,親戚當中一個女人聽到了,說:「這個仙人真是荒謬!前妻的兒子,依仗他年長,沒有不想一口吞掉他的弟弟的;妾生的兒子,依仗他母親的受寵愛,沒有不想欺淩壓倒他的兄長的。不是有母親替他支撐抵拒,不都成為人家砧板上的魚和肉了嗎?」姚安公說:「這雖然是妒忌的聲音,但不可以說就沒有這種事情。世情萬般變化,治家的人用平等的心對待家人就可以了。」

【原文】

有故家子,日者推其命大貴,相者亦雲大貴,然垂老官僅至六品。一日扶乩,問仕路崎嶇之故。仙判曰:「日者不謬,相者亦不謬。乙太夫人偏愛之故,削減官祿至此耳。」拜問:「偏愛固不免,然何至削減官祿?」仙又判曰:「《禮》雲繼母如母,則視前妻之子當如子。庶子為嫡母服三年,則視庶子亦當如子。而人情險惡,自設町畦,所生與非所生,釐然如水火不相入。私心一起,機械萬端。小而飲食起居,大而貨財田宅,無一不所生居於厚,非所生者居於薄,斯已幹造物之忌矣。甚或離間讒搆,密運陰謀,詬誶囂陵,罔循理法,使罹毒者吞聲,旁觀者切齒,猶嘵嘵稱所生者之受抑。鬼神怒視,祖考怨恫,不禍譴其子,何以見天道之公哉?且人之受享只有此數,此贏彼縮,理之自然。既於家庭之內,強有所增,至於仕官之途,陰有所減。子獲利於兄弟多矣,物不兩大,亦何憾於坎坷乎?」其人悚然而退。後親串中聞之,一婦曰:「悖哉此仙。前妻之子,恃其年長,無不吞噬其弟者;庶出之子,恃其母寵,無不陵轢其兄者。非有母為之撐拄,不盡為魚肉乎?」姚安公曰:「是雖妒口,然不可謂無此理也。世情萬變,治家者平心處之可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八 如是我聞二》,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