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為人謀

滄州插花廟老尼姑董氏講:她曾在半夜醒來,聽到佛殿中敲磬之聲鏗鏘作響,就像有人在此做禮拜。第二天,她把這事告訴了徒弟們。徒弟們說:「師傅耳鳴了吧。」到了夜裏,情況依然如故。董尼悄悄起來,躡手躡腳向佛殿裏偷看。佛燈閃著熒熒青光,殿中景物依稀可見。敲磬的人正是董尼的亡師。一位少婦對佛長跪,口中絮絮禱告著。因為她臉向裏面,看不出是誰。細聽她所禱告之詞,是為了她生病的丈夫求福。董尼一時驚恐失措,碰響了朱紅窗格。霎時陰氣冥蒙,燈光驟暗。等光線再轉明時,亡師和少婦已不見了。先外祖父張雪峰先生說:「這位少婦已命歸黃泉,仍然憂慮著丈夫的病。聽後,使人更加見識他們夫妻的恩愛之情。」

董尼又講:附近的一位賣花老太婆夜裏經過某氏的墓地,突然看見這家夫人的亡靈站在樹下,向她招手。賣花婆無路可避,只好哆嗦著上前拜見。某夫人說:「我夜夜在這裏等,等一位相識的人帶個家信,望眼欲穿,今天才見到了你。你回去告訴我的女兒女婿,一切陰謀詭計,鬼神都已全知道了,再不要枉費心機了。我為此還在陰間大受鞭笞。地下的先祖們,更是人人唾駡我,我無地自容,只好天天躲在這棵樹下,經受著苦雨淒風,無比辛酸。不知還要沉淪多久,才能得以輪回轉生。我好像聽說,須等到女婿侵奪的小兄弟的財產消耗盡時,我才有轉生之希望。還有,我女婿有幾張密信,我病中給他藏在鑲著貝雕的小竹箱裏。囑咐他找出來毀掉,免得以後成為別人的口實。」某夫人叮囑再三,嗚咽著消失了。賣花婆悄悄將這些告訴了某夫人的女兒,她女兒卻怒道:「這是給我家小叔子遊說吧?」等她找到了小箱中的密信,才感到恐怖起來。後來,這女兒家境日漸敗落。知道這事的親友們都合掌禱告說:「某夫人快要轉生了。」

【原文】

滄州插花廟老尼董氏言,嘗夜半睡醒,聞佛殿磬聲鏗然,如有人禮拜者。次日告其徒,曰:「師耳鳴。」至夜復然,乃潛起躡足窺之。佛光青熒,依稀辨物,見擊磬者,乃其亡師;一少婦對佛長跪,喁喁絮祝,回面向內,不識為誰。細聽所祝,則為夫病求福也。恐怖失措,觸朱槅有聲。陰氣冥蒙,燈光驟暗。再明,則已無睹矣。先外祖雪峰張公曰:「此少婦已入黃壤,猶憂夫病,聞之使人增伉儷之情。」董尼有言,近一賣花老媼,夜經某氏墓,突見某夫人魂立樹下,以手招之。無路可避,因戰慄拜謁。某夫人曰:「吾夜夜在此,待一相識人寄信,望眼幾穿,今乃見爾。歸告我女我婿,一切陰謀,鬼神皆已全知,無更枉拋心力。吾在冥府,大受鞭笞,地下先亡,更人人唾詈,無地自容,惟日避此樹邊,苦雨淒風,酸辛萬狀,尚不知沉淪幾輩,得付轉輪。似聞須所奪小郎貲財,耗散都盡,始冀有生路也。又婿有密劄數紙,病中置螺甸小篋中,囑其檢出毀滅,免得他日口實。」叮嚀再三,嗚咽而滅。媼潛告其女。女怒曰:「為小郎遊說耶?」迨於篋中見前劄,乃始悚然。後女家日漸消敗。親串中知其事者,皆合掌曰:「某夫人生路近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 如是我聞四》,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