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土為安

老前輩董曲江說:乾隆十二年鄉試,他住在濟南一所寺院裏。做夢走到一個地方,看到一棵大樹下,有間破敗的屋子,歪歪斜斜,快要倒塌的樣子。屋子裏,坐著一個打扮漂亮的女人,愁眉苦臉,樣子十分可憐。他懷疑錯進別人的家裏,就站住不敢進去。這個女人忽然向董曲江遠遠地行禮,眼淚滴濕了衣襟,但始終不講一句話。董曲江一害怕,夢就醒了。過了幾夜,又做同樣的夢,那女人的神色更加悲傷,行禮叩頭一百多次。想靠近去問她,突然夢又醒了。這個疑團一直不理解,告訴同住的朋友,也都解釋不出。

有一天,他在寺院的園林中散步,看見廊屋下面停放一具舊棺材,都快要爛掉了。忽然間,抬頭看那棵大樹,好像是夢中所見的一般。向寺院僧人詢問,說是這棺材裏是某某官員的小老婆,停放在這裏,約好以後來運走。從停放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了,一點音訊都沒有。又不敢送去安葬,想來想去沒有辦法,已經很久了。董曲江一下就明白過來。他本來和曆城縣令是朋友,於是就拿出銀子,買了半畝墳地。稟告過縣官,把棺材遷葬了。從這件事知道,死者當以入土為安,棺材長期停放,並非亡靈的願望呀!

【原文】

董曲江前輩言,乾隆丁卯鄉試,寓濟南一僧寺,夢至一處,見老樹下破屋一間,欹斜欲圮。一女子靚妝坐戶內,紅愁綠慘,摧抑可憐。疑誤入人內室,止不敢進。女子忽向之遙拜,淚涔涔沾衣袂,然終無一言,心悸而悟。越數夕,夢復然,女子顏色益戚,叩額至百餘,欲逼問之,倏又醒,疑不能明,以告同寓,亦莫解。一日,散步寺園,見廡下有故柩,已將朽,忽仰視其樹,則宛然夢中所見也。詢之寺僧,雲是某官愛妾,寄停於是,約來迎取,至今數十年寂無音問,又不敢移瘞,旁皇無計者久矣。曲江豁然心悟,故與歷城令相善,乃醵金市地半畝,告於官而遷葬焉。用知亡人以入土為安,停擱非幽靈所願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一 槐西雜志一》,紀昀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