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無愧

南皮人許南金先生,膽量很大。他在寺院讀書,與一位友人同睡一張床上。半夜,見北牆壁上燃起了兩支燈炬。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副巨人面孔從牆壁裏伸出來,像簸箕那樣大,兩支燈炬就是雙目發出的光芒,友人兩腿發抖,幾乎要被嚇死。許先生披上衣服,慢吞吞地起來說:「正想讀書,苦於蠟燭已經點完了。君來得正好。」於是拿起一冊書,背向牆壁坐好,琅琅吟誦起來。沒有讀完幾頁,目光就漸漸消失了;他拍著牆壁呼喚,巨人面孔沒再出來。

還有一天晚上他到廁所,一個小童持蠟燭隨往。巨人面又突然從地上冒出來,對著他們笑,小童嚇得扔掉燈燭撲倒在地。許先生拾起蠟燭,放在巨面怪的頭頂,說:「蠟燭正沒有燭臺,君來得很及時。」巨面怪仰視著許先生沒有動。許先生說:「君哪裡不可以去,非要在這裡。海上有追逐臭味的人,您難道就是嗎?那麼,絕不能辜負君的來意。」說罷,就拿起一團廁所的穢紙朝巨面怪的口擦去,巨面怪嘔吐起來,狂吼了幾聲,就熄滅蠟燭消失了。從此再沒出現。

許南金先生曾說:「鬼魅都是確實存在的,也時而親眼見過。但檢點生平,沒有做過不可面對鬼魅的惡事,所以我心中無愧,一點都不害怕。」

【原文】

南皮許南金先生,最有膽。在僧寺讀書,與一友共榻。夜半,見北壁燃雙炬。諦視,乃一人面出壁中,大如箕,雙炬其目光也。友股粟欲死。先生披衣徐起曰:「正欲讀書,苦燭盡。君來甚善。」乃攜一冊背之坐,誦聲琅琅。未數頁,目光漸隱;拊壁呼之,不出矣。

又一夕如廁,一小童持燭隨。此面突自地湧出,對之而笑。童擲燭撲地。先生即拾置怪頂,曰:「燭正無台,君來又甚善。」怪仰視不動。先生曰:「君何處不可往,乃在此間?海上有逐臭之夫,君其是乎?不可辜君來意。」即以穢紙拭其口。怪大嘔吐,狂吼數聲,滅燭自沒。自是不復見。先生嘗曰:「鬼魅皆真有之,亦時或見之;惟檢點生平,無不可對鬼魅者,則此心自不動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六 灤陽消夏錄六》,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