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世冤愆

吳惠叔說:他的鄉里有個大戶,只有一個兒子,病得很嚴重。名醫葉天士給診斷之後說:「從脈象上顯現鬼證(鬼神病),這不是吃藥所能治得了的。」於是便請上方山道士設壇祈禱。到了半夜,陰風颯颯,壇上的燭火都變成了暗綠色。道士橫劍閉目,好像看見了什麼,說:「妖魅作怪,我能祛除。至於幾代的恩怨,雖然有解救的辦法,但能否解救,還在於本人。如關係到人倫綱紀,而違犯了天條,即便是拜奏籙章,也不能傳達於天庭。

這個病的起因是:你的父親遺留了你的一個幼弟,而你的哥哥遺留下了兩個孤苦無依的侄兒,你蠶食鯨吞他們的財產,幾乎一點不剩;又把這孤苦伶丁的孩子,視作路人。以至於他們饑寒飽暖,都無處去說,疾病痛苦,任他們呼號。你的父親在九泉之下非常心疼,告到陰曹地府。陰官下文,捉你的兒子來抵償冤情。我雖然有法力,但只能給人驅祛鬼神,而不能為兒子驅趕父親。」

不久,這位大戶的兒子果然病重死去了。他這一輩子沒有兒子,最後,竟然把侄子立為後嗣。

【原文】

吳惠叔言:其鄉有巨室,惟一子,嬰疾甚劇。葉天士診之,曰:「脈現鬼證,非藥石所能療也。」乃請上方山道士建醮。至半夜,陰風諷然,壇上燭火俱暗碧。道士橫劍瞑目,若有所睹。既而拂衣竟出,曰:「妖魅為厲,吾法能祛。至夙世冤愆,雖有解釋之法,其肯否解釋,仍在本人。若倫紀所關,事干天律,雖籙章拜奏,亦不能上達神霄。此祟乃汝父遺一幼弟,汝兄遺二孤侄,汝蠶食鯨吞,幾無餘瀝。又煢煢孩稚,視若路人,至饑飽寒溫,無可告語;疾痛屙癢,任其呼號。汝父茹痛九原,訴於地府。冥官給牒,俾取汝子以償冤。吾雖有述,只能為人驅鬼,不能為子驅父也。」果其子不久即逝。後終無子,竟以侄為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六 灤陽消夏錄六》,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