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失實

與我同年的舉人鄒道峰說:有個姓韓的書生於乾隆丁卯年夏天,住進山裏用功讀書。他的窗外是懸崖,懸崖下面是山澗。山澗十分陡峭,與對面峭壁雖相距不遠,卻只能相望而不能及。月明之夜,韓生常常看見,對面峭壁下方的岸邊有人影晃動,雖然知道那一定是鬼,但估計他過不到這邊來,所以也不怎麼害怕。時間一長,漸漸習慣了,就試著與他對話。那邊也有回聲,說自己是墜入山澗摔死的鬼,在這裏等著找替身。韓生開玩笑地把喝剩下的酒,隔著窗子灑到山澗內,鬼急忙接著喝了,並表示了謝意。從此以後,在讀書閒暇時,他與鬼成了聊天的朋友,頗能消愁解悶。

一天,韓生試探地問:「人都說鬼有先知。我今年要去應舉,你能不能算算我的前途如何?」鬼說:「神仙不查閱簿冊,也做不到先知,何況我們鬼類。鬼只能通過陽氣的盛衰,測知人的壽數與命運;根據神光的明朗與晦暗,探得人是正直還是邪惡。至於官場前途之類的事,那些冥官和執事的鬼,也只能通過偷聽才能得知;城市裏的鬼,是從傳聞中獲取資訊;而山野之鬼,連這些也達不到啊。在城市裏面,也得是機靈乖巧的鬼,至於愚鈍笨拙的,照樣是什麼消息也得不到。就如同您獨自住在山裏,官府的事尚不得而知,何況朝廷的機密呢?」

一天夜裏,韓生聽見那鬼隔著山澗喊他,說:「我給您報喜了。剛才,城隍到這裏巡山,和土地爺扯了會兒閑天兒,好像是說,今科解元正是您。」韓生暗中高興。等到發榜時,那上面寫的解元,是一個叫韓作霖的人。原來,鬼所得知的,不過是一個同姓的人罷了。韓生歎息道:「鄉里的人傳說官府裏的事,也許就像這樣吧!」

【原文】

同年鄒道峰言,有韓生者,丁卯夏讀書山中。窗外為懸崖,崖下為澗,澗絕陡,兩岸雖近,然可望而不可至也。月明之夕,每見對岸有人影,雖知為鬼,度其不能越,亦不甚怖。久而見慣,試呼與語,亦響應,自言是墮澗鬼,在此待替。戲以餘酒,憑窗灑澗內,鬼下就飲,亦極感謝。自此遂為談友,誦肄之暇,頗消岑寂。一日,試問:「人言鬼前知。吾今歲應舉,汝知我得失否?」鬼曰:「神不檢籍,亦不能前知,何況於鬼?鬼但能以陽氣之盛衰,知人年運;以神光之明晦,知人邪正耳。若夫祿命,則冥官執役之鬼,或旁窺竊聽而知之;城市之鬼,或輾轉相傳而聞之,山野之鬼,弗能也。城市之中,亦必捷巧之鬼乃聞之,鈍鬼亦弗能也。譬君靜坐此山,即官府之事不得知,況朝廷之機密乎?」一夕,聞隔澗呼曰:「與君送喜!頃城隍巡山,與社公相語,似言今科解元是君也。」生亦竊自賀。及榜發,解元乃韓作霖,鬼但聞其姓同耳。生太息曰:「鄉中人傳官裏事,果若斯乎!」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四 槐西雜志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