乩仙論棋

德眘齋有一次扶乩,大仙降臨卻不作詩,只署名了「劉仲甫」,不知是誰。有位圍棋國手說:「他是南宋的圍棋國手,著有棋訣四篇。「他便請大仙下棋。壇上判道:「下棋我必輸。」再三請求,大仙同意了,果然輸了半子。

大家問說:「是大仙謙讓,用以鼓勵後進嗎?」大仙判道:「不是。後人事事都不如古人,唯有測算天象和下棋勝過古人。有人說,在古人的基礎上精益求精,所以能夠更進一步。這是就測算天象而言,而不是指下棋。因為世風日薄,人情越來越狡詐。傾軋攻取之術,相互激發,變幻萬端,不留一點餘地。古人不肯幹的事,後人往往肯幹;古人不敢冒的險,後人往往敢冒;古人不忍用的計策,後人往往敢用,所以處世鑽營都超過了古人。棋術是心計的一種,所以宋、元的國手與明代比差了一路,與現在的國手比,則差了一路半。古時的國手大敗不過輸一路,如今的國手有的輸至二路三路,這就是踏實和虛浮之別。」

大家問下棋有沒有常勝秘訣。大仙又判道:「沒有常勝秘訣,只有常不輸的秘訣,不下棋就常不輸。我靠前生的聰慧做了鬼仙,置身世外,名利之心全無,一切都是逢場作戲,勝敗有什麼關係?像那些還在人世間名利場上競爭得失的人,還望他們小心謹慎啊 !」當時在場的人中,有些是飽經世故的,聽了這話,都深深歎息。

【原文】

德眘齋扶乩,其仙降壇,不作詩,自署名曰劉仲甫。眾不知為誰。有一國手在側曰:「是南宋國手,著有《棋訣》四篇者也。固請對弈。乩判曰:「弈則我必負。」固請,乃許。乩果負半子。眾曰:「大仙謙挹,欲獎成後進之名耶?」乩判曰:「不然。後人事事不及古,惟推步與奕棋,則皆勝古。或謂因古人所及,更復精思,故已到竿頭,又能進步,是為推步言,非為弈棋言也。蓋風氣日薄,人情日巧,其傾軋攻取之術,兩機激薄,變幻萬端,吊詭出奇,不留餘地。古人不肯為之事,往往肯為;古人不敢冒之險,往往敢冒;古人不忍出之策,往往忍出。故一切世事心計,皆出古人上。弈棋亦心計之一,故宋元國手,至明已差一路,今則差一路半矣。然古之國手,極敗不過一路;今之國手,或敗至兩路三路,是則踏實蹈虛之辨也。」問:「弈竟無常勝法乎?」又判曰:「無常勝法,而有常不負法。不弈,則常不負矣。僕猥以夙慧,得作鬼仙,世外閒身,名心都盡,逢場作戲,勝敗何關。若當局者,角爭得失,尚慎旃哉!」四座有經歷世故者,多喟然太息。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五 姑妄聽之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