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婢遭懲

周景垣前輩說:有個大官帶著家屬,乘著連在一起的幾隻船去赴任,傍晚停泊在大江中。不久又一艘大船來停泊在一起,那船艙門口掛著燈籠,桅杆上飄著旗幟,也像是一艘官員乘坐的船。太陽快要落山時,那船艙中跳出二十幾個人,都拿著刀跳上大官家的船,把所有婦女都驅趕到艙外。那船上有個穿戴華麗的女子,隔著窗戶指著一個少婦說:「這個就是。」那些盜賊於是一擁而上,把這個少婦拖了過去。一個強盜大聲說道:「我就是你們家某婢女的父親,你女兒殘酷虐待我的女兒,用鞭抽用火燙,簡直沒有人性。幸虧她逃出來遇到我,你們沒有追捕到。我恨你入骨,今天是來報仇的。」說完,他們扯起帆船,順水駛去,轉眼間就不見蹤影了。官府沒有線索追捕,大官的女兒不知後來怎樣,但情狀是可以想像得到的。貧窮到賣女兒的人,還能有何作為?沒想到他可以做強盜;婢女受到殘酷毒打,她還能怎麼樣?沒想到她的父親可以做了強盜來報仇。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蜜蜂蠍子雖小,也有毒刺螫人!

又李受公說,有個人對待婢女十分殘忍,偶爾因為一點小過失,就把一個婢女鎖在空房裏,使她凍餓而死。然而,身上沒有傷痕,她的父親告狀不贏,反被鞭打。他冤憤之極,晚上跳過牆進入主人家,將主人母女倆一齊殺死。官府全國通緝多年,也沒有抓住。這又是不做強盜也能報仇了。又說京城某戶人家失火,夫婦子女全部燒死,也是他家眾多婢女怨恨之極而做的事。因為沒有明顯證據,也無法追究。這又是不必父親,自己也能報仇了。

我有一個親戚,鞭打婢女小妾時,還嬉笑如同兒戲,有時甚至給活活打死。一天晚上,有一股黑氣像車輪一樣,從屋簷上落下,然後像風一樣地旋轉,還發出「啾啾」的聲音,一直飄進臥室,最後散掉了。第二天,我那親戚脖子上便長了一個癰疽,開始只有粟米粒那麼大,漸漸向四面潰爛,最後頭與脖子一齊爛掉,就像用刀斬斷的一樣。這又是人不能報仇,鬼也要報仇了。人都愛自己的兒女,誰不跟自己一樣?那些剛強的,銜冤忍痛,積壓在心底,無處申訴,於是鋌而走險報仇,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那些弱小的橫遭毒害,懷恨而死,他們的悲哀必然感動神靈,神一定會替他們作主。因此,那些虐待婢女的,縱沒遭到人為的禍患,也必定會遭到天神的懲罰,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原文】

周景垣前輩言,有巨室眷屬,連艫之任,晚泊大江中。俄一大艦來同泊,門燈檣幟,亦官舫也。日欲沒時,艙中二十餘人,露刃躍過,盡驅婦女出艙外。有靚妝女子隔窗指一小婦曰:「此即是矣。」群盜應聲曳之去。一盜大呼曰:「我即爾家某婢父!爾女酷虐我女,鞭箠炮烙無人理,幸逃出遇我。爾追捕未獲。銜冤次骨,今來復仇也!」言訖,揚帆順流去,斯須滅影。緝尋無跡,女竟不知其所終。然情狀可想矣。夫貧至鬻女,豈復有所能為?而不慮其能為盜也;婢受慘毒,豈復能報,而不慮其父能為盜也。此所謂蜂蠆有毒歟!又李受公言,有禦婢殘忍者,偶以小過閉空房,凍餓死。然無傷痕,其父訟不得直,反受笞。冤憤莫釋,夜逾垣入,並其母女手刃之。緝捕多年,竟終漏網,是不為盜亦能報矣。又言京師某家火,夫婦子女並焚,亦群婢怨毒之所為。事無顯證,遂無可追求。是不必有父,亦自能報矣。餘有親串,鞭笞婢妾,嬉笑如兒戲,間有死者。一夕,有黑氣如車輪,自簷墮下,旋轉如風,啾啾然有聲,直入內室而隱。次日,疽發於項如粟顆,漸以四潰,首斷如斬。是人所不能報,鬼亦報之矣。人之愛子,誰不如我?其強者,銜冤茹痛,鬱結莫申,一決橫流,勢所必至;其弱者,橫遭荼毒,齎恨黃泉,哀感三靈,豈無神理?不有人禍,必有天刑,固亦理之自然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