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見略同

王青士說:有個當弟弟的想要侵奪哥哥的家產,請了一位訟師,兩人在房間秘密策劃,訟師替他設計圈套,佈置陷阱,一一都安排得十分周密詳盡,包括反間、內應之類的計謀,也無不設置得絲絲入扣、面面俱到。當計謀定好之後,訟師捋著鬍子說:「令兄就算是猛如虎豹,也難以逃出這張鐵網了。不過,你打算怎麼謝我呢?」答說:「我與您是至交,情同骨肉,怎敢忘掉您的大恩大德呢?」當時,二人是面對面坐在一張方桌邊。忽然,桌下鑽出來一個人,翹著一隻腳在屋內轉著圈兒跳舞。他兩眼放光,如同火炬,渾身長著長長的毛,像是穿著一件蓑衣。他指著訟師說:「請先生多斟酌斟酌。此人把您視同骨肉,您這不是太危險了嗎?」他一邊笑,一邊跳,然後竄上房檐後不見了,剩下這兩個人和一個侍候在一邊的童子,都嚇得昏倒於地。家裏人覺得這屋聲音異常,相互招呼著闖了進去,只見三人早已不醒人事了。眾人急忙灌湯灌藥,一直搶救到半夜,童子先醒了,他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述說了一遍。那二人直到天亮才蘇醒過來。事情已經敗露,人們議論紛紛,這位弟弟弄得聲名狼藉,只好放棄了陰謀,幾個月閉門不出。

相傳,有個人愛上了一位妓女,感情很是熱烈。然而,當他提出想要為妓女贖身時,她竟然不答應。那人又許下諾言:在她從良之後,可以另找一處住宅單過,並像對待嫡配夫人一樣對待她。可那妓女還是不答應。那人奇怪地問她是何緣故,她長歎一聲道:「您拋棄了結髮之妻,愛上了我。像您這種人,我怎麼可以託付終身呢?」這位妓女的話,與前面那個長毛鬼所說的,可以說見解大體相同。

【原文】

王青士言,有弟謀奪兄產者,招訟師至密室,篝燈籌畫。訟師為設機布阱,一一周詳,並反間內應之術,無不曲到。謀既定,訟師掀髯曰:「令兄雖猛如虎豹,亦難出鐵網矣。然何以酬我乎?」弟感謝曰:「與君至交,情同骨肉,豈敢忘大德?」時兩人對據一方幾,忽幾下一人突出,繞室翹一足而跳舞,目光如炬,長毛毿毿如蓑衣,指訟師曰:「先生斟酌,此君視先生如骨肉,先生其危乎?」且笑且舞,躍上屋簷而去。二人與侍側童子並驚仆。家人覺聲息有異,相呼入視,已昏不知人。灌治至夜半,童子先蘇,具述所聞見。二人至曉乃能動。事機已泄,人言藉藉,竟寢其謀,閉門不出者數月。相傳有狎一妓者,相愛甚。然欲為脫籍,則拒不從,許以別宅自居,禮數如嫡,拒益力。怪詰其故,喟然曰:「君棄其結髮而匿我,此豈可托終身者乎?」與此鬼之言,可雲所見略同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