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同類可畏也

季滄州說:有個狐仙,住在某人的書樓上已經幾十年了,它為主人整理卷軸,驅除蟲鼠,收藏管理圖書的本領,使那些收藏家望塵莫及。它常與人對話,而始終不露其形。有時,主人宴請賓客,偶而為它虛設一席,它也匿形出來應酬。它談吐文雅,妙語如珠,令在座之人大為傾倒。一天,在宴席上,大家行酒令取樂。令官宣佈酒令規定:在座之人各說出自己所怕的人,而且要合乎情理,否則須受罰;如果說的人非自己一人所怕,也要受罰。於是,有的說怕道貌岸然的講學家,有的說怕賣弄風雅的名士,有的說怕為富不仁的闊老兒,有的說怕給官吏拍馬屁的人,有的說怕精通逢迎之道的人,有的說怕過份謙虛的人,有的說怕禮法太多的人,有的說怕過分謹微、有了話想說又不說的人。

最後問到狐仙,它說:「我最怕狐仙。」眾人轟然笑道:「要是說人怕狐仙,還差不多,您亦屬狐類,有什麼可怕呢?講得沒道理,該罰一大杯。」狐仙譏笑地說:「天下只有同類才是最可怕的。生活在福建、浙江等地的人,不會與北方的奚族人和霤族人爭奪土地;生活在江海中的漁民,不會與車夫來爭奪陸路。這是因為他們非同類之人。凡是爭奪遺產的,必是同父之子;凡是爭寵的,必是同夫之妻;凡是爭權的,必是同朝之官;凡是爭利的,必是同一市上的買賣人。勢利接近就會相互防礙,相互防礙就要彼此傾軋了。獵人射野雞時,要以野雞做誘物,而不用野鴨;捕鹿時則以鹿為誘物,而不用豬羊。舉凡施用反間計作內應的,也必定是同類人。不是同類人,就不能投其所好,伺機而進。由此可以想見,狐仙怎能不怕狐仙呢?」在座的一些有艱難生活經歷的人,都稱讚狐仙的話入情入理。只有一位客人不以為然,他斟了一杯酒,敬到狐仙座前說:「您的話確有道理,不過,狐仙並非您一人所怕,因此,還是要罰一大杯。」眾人一笑而散。

我認為,罰狐之酒,應該減半。因為相互防礙傾軋之事,盡人皆知並且都害怕。至於那種就潛伏在你的身邊,而將來可能成為你的心腹大患的惡人,那種假裝與你是至友親朋,而心裏則藏著陷害你的陰險計謀的惡人,那不知道的人恐怕就多了。

【原文】

季滄洲言,有狐居某氏書樓中數十年矣,為整理卷軸,驅逐蟲鼠,善藏弆者不及也。能與人語,而終不見其形。賓客宴集,或虛置一席,亦出相酬酢。詞氣恬雅,而談言微中,往往傾其座人。一日,酒糾宣觴政,約各言所畏,無理者罰,非所獨畏者亦罰。有雲畏講學者,有雲畏名士者,有雲畏富人者,有雲畏貴官者,有雲畏善諛者,有雲畏過謙者,有雲畏禮法周密者,有雲畏緘默慎重、欲言不言者。最後問狐,則曰:「吾畏狐。」眾嘩笑曰:「人畏狐可也,君為同類,何所畏?請浮大白。」狐哂曰:「天下惟同類可畏也。夫甌、越之人,與奚、霫不爭地;江海之人,與車馬不爭路。類不同也。凡爭產者,必同父之子;凡爭寵者,必同夫之妻;凡爭權者,必同官之士;凡爭利者,必同市之賈。勢近則相礙,相礙則相軋耳。且射雉者媒以雉,不媒以雞鶩;捕鹿者由以鹿,不由以羊豕。凡反間內應,亦必以同類,非其同類不能投其好而入,伺其隙而抵也。由是以思,狐安得不畏狐乎?」座有經歷險阻者,多稱其中理。獨一客酌酒狐前曰:「君言誠確,然此天下所同畏,非君所獨畏。仍宜浮大白。」乃一笑而散。餘謂狐之罰觴應減其半,蓋相礙相軋,天下皆知之。至伏肘腋之間,而為心腹之大患;托水乳之契,而藏鉤距之深謀,則不知者或多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五 姑妄聽之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