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之鬼

陳半江說:有個書生,在一個月夜遇到一位女子,容貌很美麗。書生用含蓄的話來挑逗她,她便很愉快地來與他相處。她說自己的家就在附近,卻不肯說出姓名。又說她的丈夫總是幾天就要出去一次,家裏有後窗可以打開,院牆上有缺口容易跨過,只要有機會就會來與他相會,但是不能預定時間。這樣過了五、六年,感情非常深。

一年,書生要遠行,女子晚上來話別,書生說自己的命運都由別人來支配,將來不知什麼時候能再與她相會。說到這裏,書生不勝傷感留戀,哽咽說不出話來。那女子忽然嘻笑著說道:「你這樣癡情,必然會因相思而生病,這可不是當初我來與你相處的本意。實話對你說吧 !我是一個正在等待替身的鬼。凡是人與鬼親熱,沒有不生病並死亡的,這是因為陰氣耗損陽氣的緣故。只有我因為愛你年輕漂亮,不忍心讓你夭折,所以一定要每隔七、八天後,當你的陽氣已經恢復時,我才再來一次。有耗損有恢復,所以你沒有生病。假使你遇到別的鬼,則盡情淫樂,不出半年,你早就沒命了!像我這樣的鬼很多,但其中和我一樣重情的則極少,你以後可要慎重啊我被你的深情厚誼所感動,就把這些告訴你,作為報答。」

說完,她披髮吐出舌頭,現出鬼的形狀,發出長長的嘯聲離去了。書生心驚膽戰,幾乎喪魂落魄。從此以後,他即使遇到豔麗妖冶的美女,也不會側眼望一下。

【原文】

陳半江言,有書生,月夕遇一婦,色頗姣麗。挑以微詞,欣然相就。自雲家在鄰近,而不肯言姓名。又雲夫恒數日一外出,家有後窗可開,有牆缺可逾,遇隙即來,不能預定期也。如是五六年,情好甚至。一歲,書生將遠行,婦夜來話別。書生言:「隨人作計,後會無期。」淒戀萬狀,哽咽至不成語。婦忽嬉笑曰:「君如此情癡,必相思致疾,非我初來相就意。實與君言,我鬼之待替者也。凡人與鬼狎,無不病且死,陰剝陽也。惟我以愛君韶秀,不忍玉折蘭摧,故必越七八日後,待君陽復,乃肯再來。有剝有復,故君能無恙。使遇他鬼,則縱情冶蕩,不出半載,索君於枯魚之肆矣。我輩至多,求如我者則至少,君其宜慎。感君義重,此所以報也。」語訖,散髮吐舌作鬼形,長嘯而去。書生震栗幾失魂,自是雖遇冶容,曾不側視。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