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佻受懲

交河人及友聲說:有個農家之子,頗為輕佻。有一次,他在路上遇到了鄰村的一位女子,就站下來傻呆呆地盯著人家,嘻皮笑臉地打算上前挑逗。正巧,有幾位到田間送飯的人約那女子一同回家,他也只好作罷。過了幾天,他又在途中與那女子相遇。那女子騎在一頭小母牛背上,一邊走,一邊回頭看他,目光中流露出絲絲情意。農家子驚喜萬分,急忙尾隨而行。當時,正是下過一場大雨之後,遍野都是積水,可小母牛卻行走如飛。農家子緊緊跟隨,一路坷坷絆絆,頻頻跌跤,渾身上下沾滿了泥水。好不容易到了那女子的家門外,他累得幾乎快要斷氣兒了。等到女子從牛背上下來,農家子忽然覺得她模樣有些不對勁兒,仔細一看,原來是個老頭子。他驚疑不定,恍恍惚惚仿佛是在夢中。那老頭子見他在一旁呆立,奇怪地問:「你是什麼人,到此有何貴幹?」他無言以對,只好詭稱自己迷了路,然後,慌忙轉身,踉踉蹌蹌逃回了家。第二天,他家門前的一棵老柳樹,被削去了三尺多長的一塊樹皮,露出的白色樹幹上,寫著幾個大字道:「私窺貞婦,罰行泥濘十里。」他這才知道,自己是被鬼魅戲弄了。鄰居們對此事感到奇怪,一再追問,他見瞞不住,只好照實講了事情的經過,最後,挨了老爹幾次狠打。他悔恨不已,從此竟然改邪歸正。鬼魅此行雖屬惡作劇,卻也不失為明智之舉。

友聲又說:有個人看見一隻狐狸睡在樹下,就拋擲瓦片打它,沒有打中。瓦片掉在地上,「嘩啦」一聲摔碎了,狐狸被這聲音驚醒,一溜煙逃走了。這人若無其事地向家中走去,一進院門,忽然發現自己的媳婦吊在樹上。他驚恐萬分,大聲呼救。他的媳婦由屋內狂奔而出,而樹上吊著的那人卻不見了。只聽屋簷上有人大笑道:「讓你也吃一驚。」這個故事,足以使輕佻隨便之徒引以為戒了。

【原文】

交河及友聲言,有農家子,頗輕佻。路逢鄰村一婦,佇目睨視。方微笑挑之,適有饁者同行,遂各散去。閱日,又遇諸途,婦騎一烏牸牛,似相顧盼。農家子大喜,隨之。時霖雨之後,野水縱橫,牛行沮洳中甚速。沾體濡足,顛躓(音致。噘也。)者屢,比至其門,氣殆不屬。及婦下牛,覺形忽不類;諦視之,乃一老翁。恍惚驚疑,有如夢寐。翁訝其癡立,問:「到此何為?」無可置詞,詭以迷路對。踉蹌而歸。次日,門前老柳削去木皮三尺餘,大書其上,曰:「私窺貞婦,罰行泥濘十裏。」乃知為魅所戲也。鄰裏怪問,不能自掩,為其父箠幾殆。自是愧悔,竟以改行。此魅雖惡作劇,即謂之善知識可矣。友聲又言,一人見狐睡樹下,以片瓦擲之,不中。瓦碎有聲,狐驚躍去。歸甫入門,突見其婦縊樹上,大駭呼救。其婦狂奔而出,樹上縊者已不見。但聞簷際大笑曰:「亦還汝一驚。」此亦足為挑達者戒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六 姑妄聽之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