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不如媳

張夫人,是我去世的祖母的妹妹,也是我已去世的叔父的岳母。她重病時,對侍候她的人說:「我不行了。聽說要死的人能看見已經去世的人,今天我就看見了。」說完後她就環視病床,好像是在尋找什麼。她又歎息著說:「錯了。」過了一會兒又拍著枕頭說:「大錯了。」隨後又閉上眼睛掐自己的手掌,說:「真是大錯啊」在一邊侍候的人以為她在說胡話,也不敢問。過了許久,她把兒媳婦都叫到床前,告訴她們說:「我過去以為夫家的人疏遠而娘家的人親密,現在來引導我的,都是夫家的鬼,沒有娘家的鬼;我過去以為媳婦疏遠而女兒親密,現在死去的媳婦都來到我身邊,而不見死去的女兒。這不正表明同一血脈的人才互相關懷,而別為一家的人就不相關連嗎?回想起平日的看法,不是厚待了薄待自己的人,而薄待了厚待自己的人嗎?我已經錯了一次了,你們不要再錯了。」這些是我的三叔母張太宜人所親耳聽到的。

女人們偏愛娘家人或女兒等,到死也不醒悟,這種情況是太多了。像張夫人這樣,還算是具有大智慧的人,能夠回頭猛醒。

【原文】

張夫人,先祖母之妹,先叔之外姑也。病革時顧侍者曰:「不起矣。聞將死者見先亡,今見之矣。」即而環顧病榻,若有所覓。喟然曰:「錯矣。」俄又拊枕曰:「大錯矣。」俄又瞑目齧齒,掐掌有痕,曰:「真大錯矣!」疑為譫語,不敢問。良久,盡呼女媳至榻前,告之曰:「吾向以為夫族疏而母族親,今來導者皆夫族,無母族也。吾向以為媳疏而女親,今亡媳在左右,而亡女不見也。非一氣者相關,異派者不屬乎?回思平日之存心,非厚其所薄,薄其所厚乎?吾一誤矣,爾曹勿再誤也。」此三叔母張太宜人所親聞。婦女偏私,至死不悟者多矣,此猶是大智慧人,能回頭猛省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七 姑妄聽之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