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學家

先師陳白崖先生說:我的啟蒙老師某先生(忘記他姓什麼了,好像是姓周),篤信程朱理學,但是並不追求道學家的名聲,所以,一輩子默默無聞,最後窮困而死。他內心純正,很有古代君子之風。他曾經租了人家幾間空屋,住在裏面。

某天夜裏,他聽窗外有人說:「我有事想要奉告,可又擔心先生害怕,不敢進屋,怎麼辦呢?」某先生說:「請進來吧,沒關係。」一會兒,門外進來一人,只見他的腦袋虛放在脖子上,由兩隻手扶著,似乎是怕它掉下來。腦袋上沒有戴頭巾,身上的長衫大半被血浸透了。某先生拱手讓坐,來人亦謙遜有禮。某先生問:「敢問您有什麼話要說?」來人道:「我很不幸,於明末被強盜殺死,至今陰魂未散,一直待在這幾間屋子裏。最近,不時有人到這兒來住,我雖不想作祟傷害他們,但由於陰陽二氣互相沖激,居住的人常常受驚嚇,我也不得安寧。現在我想出了一個辦法:鄰近的一家有處宅子,大小足夠您全家居住。現在,那裏還有人住著,我可以常去那裏興妖作怪,他們一定會搬走。如果再有來住的,我還像先前一樣折騰他們,時間一長,也就沒人敢再來住了,這樣,主人一定會把這所宅子賤價出售,您乘機買下,然後搬過去,踏踏實實地住在那裏。我也可以安居在此。這不是兩全其美嗎?」某先生說:「我一輩子不幹雞鳴狗盜之事,何況是驅使鬼魅去害人呢?這樣做也太不道德了,我在這裏讀書,也是為圖清靜。您既然也住在這裏,那我就把這幾間屋子改做貯藏室,放些雜物,每天都鎖上門,您看是否可以?」

鬼聽完了這話,十分慚愧地謝罪道:「我見到您案頭上有關於『性理』方面的書,所以才敢出這個主意。不想,您是個真正的道學家,我剛才的話太冒失了,既然您如此寬宏,能夠容人,我也不應再提過份的要求,只要能住在這屋子的廊下就可以了。」後來,某先生在這裏住了四年,再沒有出現什麼變故。這就是某先生的一身正氣,所起到的威懾作用啊!

【原文】

先師陳白崖先生言,業師某先生(忘其姓字,似是姓周。)篤信洛、閩,而不鶩講學名,故窮老以終,聲華闃寂。然內行醇至,粹然古君子也。嘗稅居空屋數楹。一夜,聞窗外語曰:「有事奉白,慮君恐怖,奈何?」先生曰:「第入無礙。」入則一人戴首於項,兩手扶之,首無巾而身襴衫,血漬其半。先生拱之坐,亦謙遜如禮。先生問:「何語?」曰:「僕不幸,明末戕於盜,魂滯此屋內。向有居者,雖不欲為祟,然陰氣陽光,互相激薄,人多驚悸,僕亦不安。今有一策,鄰家一宅,可容君眷屬。僕至彼多作變怪,彼必避去;有來居者,擾之如前,必棄為廢宅。君以賤價售之,遷居於彼,僕仍安居於此,不兩得乎?」先生曰:「吾平生不作機械事,況役鬼以病人乎?義不忍為。吾讀書此室,圖少靜耳。君既在此,即改以貯雜物,日扃鎖之可乎?」鬼愧謝曰:「徒見君案上有性理,故敢以此策進。不知君竟真道學,僕失言矣。既荷見容,即托宇下可也。」後居之四年,寂無他異。蓋正氣足以懾之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四 槐西雜志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