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非人耶

有個人和狐狸是朋友,這狐狸是隻天狐,有很大神通法術,能把這人攝起到千里之外去。凡是名勝古跡,任他遊玩,彈指間去了,彈指間又回來,好像在一間房子裏走動。狐狸曾經說:「只有聖賢住的地方不敢去,真正的神靈住的地方不敢去,其餘地方都能按照地圖書籍的指示,想到哪兒都可以如願。」

一天,這個人請求狐狸說:「你能把我帶到九州之外,能把我帶到人家的閨閣裏去嗎?」狐狸問他是什麼意思,他說:「我曾經在某個朋家往來出入,參加了在他家後院舉行的歌舞宴會。朋友的愛妾和我眉目傳情,雖然沒有說一句話,但是兩顆心卻互相明白。只是他家宅深大,雖只一水之隔,只能悵然相望罷了。你如果能夠在夜深人靜時把我弄到她的閨房裏,我的好事一定會成功。」狐狸沉思了好久,說:「這沒有什麼不能。如果剛好主人在怎麼辦?」他說:「等我打聽到主人住到別的姬妾那裏時,我才去吧 !」

後來,他果然打聽清楚,就請求天狐帶他前往。狐狸不等他穿戴好,就馬上帶著他飛行。到了一個地方說:「是這兒了。」然後轉眼就不見了。這人在黑暗中摸索,聽不見人的聲音,只感覺到手觸摸到的都是卷軸,原來是主人的書樓。他知道被狐狸耍了,倉皇失措,不小心碰倒了一張几,器玩落在地板上,發出破碎的砰砰聲。守夜的喊:「有賊!」僮僕一起趕來,打開鎖點亮燭火,拿著棍棒衝入房間。看見一個人瑟縮在屏風後面,一起上前把他打倒在地,用繩子捆縛起來。在燈下仔細一看,認出是他,都很吃驚。這人也很狡猾,撒謊說偶然和狐友鬧翻了,被拎到這兒。主人和他很熟悉,拍著手嘲弄他說:「這是狐狸的惡作劇,想要我痛打你罷了 !那就免去鞭打,逐出吧!」於是派奴僕把他送了回去。

之後,他對好友悄悄說起這件事,並罵道:「狐狸果然不是好東西,和我交往了十多年,竟如此整我!」好友怒道:「你和某某相交,已不只十多年,還想借助狐精的力量,想勾搭他的妻妾。究竟誰不是人呢?狐狸雖然生氣你不講義氣,開玩笑來警告你,卻還是給你留下脫身的後路,已很忠厚了。假使等你穿得儀表堂堂,偷偷把你弄到主人的床下,你還有什麼藉口來解釋呢?由此看來,那狐精倒是人,而你雖然具有有人的外表卻實際上是狐狸。你還不自己反省嗎?」這人慚愧沮喪,只得走了。從此,狐精不再與他來往,親密的朋友也和他斷絕了關係。郭彤綸和此人親密的朋友有些交情,所以知道這件事的詳細經過。

【原文】

有與狐為友者,天狐也,有大神術,能攝此人於千萬裏外。凡名山勝境,恣其遊眺,彈指而去,彈指而還,如一室也。嘗雲:「惟賢聖所居不敢至,真靈所駐不敢至,餘則披圖按籍,惟意所如耳。」一日,此人祈狐曰:「君能攜我於九州之外,能置我於人閨閣中乎?」狐問:「何意?」曰:「吾嘗出入某友家,預後庭絲竹之宴。其愛妾與吾目成,雖一語未通,而兩心互照。但門庭深邃,盈盈一水,徒悵望耳。君能於夜深人靜,攝我至其繡闥,吾事必濟。」狐沈思良久,曰:「是無不可,如主人在何?」曰:「吾偵其宿他姬所而往也。」後果偵得實,祈狐偕往,狐不俟其衣冠,遽攜之飛行。至一處,曰:「是矣。」瞥然自去。此人暗中摸索,不聞人聲,惟覺觸手皆卷軸,乃主人之書樓也。知為狐所弄,倉皇失措,誤觸一幾倒,器玩落板上,碎聲砰然。守者呼:「有盜!」僮僕坌至,啟鎖明燭,執械入。見有人瑟縮屏風後,共前擊仆,以繩急縛。就燈下視之,識為此人,均大駭愕。此人故狡黠,詭言偶與狐友忤,被提至此。主人故稔知之,拊掌揶揄曰:「此狐惡作劇,欲我痛抶君耳。姑免笞,逐出!」因遣奴送歸。他日與所親密言之,且詈曰:「狐果非人!與我相交十餘年,乃賣我至此。」所親怒曰:「君與某交,已不止十餘年,乃借狐之力,欲亂其閨閫,此誰非人耶?狐雖憤君無義,以遊戲儆君,而仍留君自解之路,忠厚多矣。使待君華服盛飾,潛挈置主人臥塌下,君將何詞以自文?由此觀之,彼狐而人,君人而狐者也,尚不自反耶?」此人愧沮而去。狐自此不至,所親亦遂與絕。郭彤綸與所親有瓜葛,故得其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三  灤陽續錄五》,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