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明智

武強縣有一家大戶,夜裏有小偷去偷東西,眾人便群起捕捉。小偷逃走後,大家便合力追捕。小偷逃到大戶祖墳所在地的松柏林裏,林深夜黑,大家一時都不敢進去,小偷也不敢出來。正在相持不下,樹林裏忽然刮起了旋風,飛沙走石,弄得人爭不開眼,小偷藉這個機會突圍逃走了。大家都感到驚訝,先人之靈為什麼反而會幫助小偷呢?

大戶主人夜裏,夢見先祖說:「小偷偷東西,不能不抓,如果官府捉到小偷加以懲罰,小偷也不能怨恨主人。但如果沒有偷走東西,就不要窮追不捨。追上了,如果雙方鬥毆起來就會傷人,損失不是更大嗎?即使大家能夠殺了小偷,也必須向官府彙報,如果官府追究說你們擅自殺人,那損失不更大嗎?何況大家是些烏合之眾,而小偷們則是些死黨,他們可以夜夜伺機來下手偷東西,我們卻無法夜夜防備他們。一旦你們和他們結了仇,隱患就大了,能不從長計議嗎?旋風是我刮起來的,是為了解開這場冤仇,你們又有什麼好埋怨呢?」主人醒來後,驚歎道:「我今天才真正明白,老成穩重的人深謀遠慮,比起年輕人衝動辦事,不知要勝過多少啊!」

【原文】

武強一大姓,夜有劫盜,群起捕逐。盜逸去,眾合力窮追。盜奔其祖塋松柏中,林深月黑,人不敢入,盜亦不敢出。相持之際,樹內旋飈四起,砂礫亂飛,人皆瞇目不相見,盜乘間突圍得脫。眾相詫異,先靈何反助盜耶?主人夜夢其祖曰:「盜劫財不能不捕,官捕得而伏法,盜亦不能怨主人。若未得財,可勿追也。追而及,盜還鬥傷人,所失不大乎?即眾力足殪盜,盜殪則必告官,官或不諒,坐以擅殺,所失不更大乎?且我眾烏合,盜皆死黨;盜可夜夜伺我,我不能夜夜備盜也。一與為仇,隱憂方大,可不深長思乎?旋風我所為解此結也,爾又何尤焉!」主人醒而喟然曰:「吾乃知老成遠慮,勝少年盛氣多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