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誠之至

乾隆四十九年,濟南屢次發生火災。四月末,南門內西橫街又失火,從東向西燒,巷道狹窄,風勢又猛,街道兩邊都烈焰沖天。有個張某,有三間草屋,位於路北邊。大火還沒燒到時,他原本可以帶著妻子兒女逃出。只因他母親的靈柩停在家裏,他為了轉移靈柩耽誤了時間,結果全家人被困在大火中出不來了。夫婦及四個子女抱著棺材大聲哭叫,發誓要與棺材同化為灰燼。當時巡撫手下的參將,正指揮士兵撲救火災,隱隱聽到哭叫聲,他於是命令士兵爬上後巷的屋頂,看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發現了張某一家。士兵們扔下繩子準備吊他們出來,張某夫婦一齊叫道:「母親的靈柩在這裏,怎可拋棄不管?」他們的幾個子女也叫道:「父母為他們的父母殉死,我們不應該為我們的父母殉死嗎?」也不肯上去。

不久,大火燒到,士兵們跳過屋頂避開了,差點被燒著。他們都以為,張家幾口人肯定全部被燒成灰燼了,遠遠望著,為之長長歎息。等到火熄後,士兵們巡視火災現場,竟發現張家的房子獨自保存完好。原來,當時突然刮過一股回風,火勢轉折向北,從他家屋後繞過,燒掉鄰居家一間典當庫,然後重新轉回西面。要是沒有鬼神呵護,怎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事是在癸丑年七月間,德州書院山長張慶源先生記載下來寄給我的。它與我在《灤陽消夏錄》中記載的寡婦一事很類似,而張某夫婦子女能夠齊心同願盡孝,尤為難得。兩人同心,力量可以折斷金屬,何況是六人呢?貧民女子一聲呼叫,雷霆可以為之下擊,何況六人都一片純孝呢?精誠之至,可以感動天地鬼神,雖有命運註定,也不能不為之挽回。人通過主觀努力,一定可以勝過天命,這也算是例證之一了。這件事情雖聽起來覺得很奇特,但要說它是很正常,也是可以的。我與張慶源先生不相識,而張先生輾轉托人告訴我,務使這件事情得到傳揚,則張先生的志趣如何,人們也不難想見了。我因此對他的記載稍加修改,把它收錄在這本書裏。

【原文】

乾隆甲辰,濟南多火災。四月杪,南門內西橫街又火,自東而西,巷狹風猛,夾路皆烈燄。有張某者,草屋三楹在路北,火未及時,原可挈妻孥出,以有母柩,籌所以移避。既勢不可出,夫婦與子女四人抱棺悲號,誓以身殉。時撫標參將方督軍撲救,隱隱聞哭聲,令標軍升後巷屋尋聲至所居,垂綆使縋出。張夫婦並呼曰:「母柩在此,安可棄也?」其子女亦呼曰:「父母殉父母,我不當殉父母乎?」亦不肯上。俄火及,標軍越屋避去,僅以身免。以為闔門並煨燼,遙望太息而已。乃火熄,巡視其屋,巋然獨存。蓋回飈忽作,火轉而北,繞其屋後,焚鄰居一質庫,始復西也。非鬼神呵護,何以能然?此事在癸醜七月,德州山長張君慶源錄以寄余,與餘《灤陽消夏錄》載孀婦事相類。而夫婦子女,齊心同願,則尤難之難。夫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況六人乎?庶女一呼,雷霆下擊,況六人並純孝乎?精誠之至,哀感三靈,雖有命數,亦不能不為之挽回。人定勝天,此亦其一。事雖異聞,即謂之常理可也。餘於張君不相識,而張君間關郵致,務使有傳,則張君之志趣可知矣。因為點定字句,錄之此編。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