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黠僕役

翰林院修撰蔡季實有個僕人,是京城裏的長隨出身。他機靈善於應變,季實很得意他。有一天,這個僕人的兩個幼子突然暴死,他的妻子也在家上了吊。因為不知是什麼原因,只好埋葬了事。他家有個老媽子偷偷對人說:「他的妻子有外遇,想毒死丈夫,然後帶著孩子嫁人。她暗裏買來砒霜放在餅裏,等丈夫回來吃。不料竟被兩個孩子偷吃了,都被毒死了。他妻子悔恨不已,也自殺了。」這老媽子曾在黑夜裏躲在窗外偷聽,只聽到了密謀的大概意思,沒聽出姘夫是誰,也就無從查詢了。這個僕人不久也發病死去了。

僕人死去後,他的同伴私下裏議論說:「主人一味地信任他,他卻千方百計地騙主人。別的事不說,就說昨天,主人在四更天要去圓明園值班,他卻故意把駕車的騾子放跑了。趕車人去追,好久沒有回來。眼看著要到四更天了,去別人家借車,肯定也來不及,主人便急忙叫他去雇車。他卻說風雨就要來了,沒有五千錢是雇不來人的。主人無奈,只好答應了。這不太過分了麼?他家遭了大禍,也許是因為這些事。」季實聽了這些議論,說:「他早就該死了,我誤以為他是個很懂事理的人。」

【原文】

蔡季實殿撰有一僕,京師長隨也。狡黠善應對,季實頗喜之。忽一日,二幼子並暴卒,其妻亦自縊於家,莫測其故。姑斂之而已。其家有老嫗私語人曰:「是私有外遇,欲毒殺其夫,而後攜子以嫁。陰市砒製餅餌,待其夫歸。不虞二子竊食,竟並死。婦悔恨莫解,亦遂並死。」然嫗昏夜之中,窗外竊聽,僅粗聞秘謀之語,未辨所遇者為誰,亦無從究詰矣。其僕旋亦發病死。死後,其同儕竊議曰:「主人惟信彼,彼乃百計欺主人。他事毋論,即如昨日四鼓詣圓明園侍班,彼故縱駕車騾逸,禦者追之復不返。更漏已促,叩門借車必不及,急使僱倩。則曰:『風雨將來,非五千錢人不往。』主人無計,竟委曲從之。不太甚乎?奇禍或以是耶?」季實聞之曰:「是死晚矣,吾誤以為解事人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灤陽續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