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腐過人

我家的年輕僕人傅顯喜歡讀書,還頗能理解一些書中的意思,並且稍微懂一點醫藥知識。只是性情迂腐遲緩,望去就像個古板不得志的老儒生。有一天,他在街上不緊不慢地走,遇到人就問:「見到魏三兄了嗎?」(年輕僕人魏藻,排行第三)有人告訴他魏藻所在的地方,他又不緊不慢地走去。等見到魏三,他喘息了好久還沒開口說話,魏藻問他找自己有什麼事,他才說道:「我剛才在水井邊,遇到三嫂在樹下作針線活,坐累了正在小睡。你家的小兒子在井邊玩耍,距井口只有三、五尺遠,似乎令人擔心。但男女有別,我不便叫醒三嫂,所以走過來找你。」魏藻大驚,急忙跑回家,妻子已伏在井上哭兒子了。

做奴僕的喜歡讀書,可以說是件好事。但讀書的目的是為了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的目的是有益於實際應用。像傅顯這樣死記住一些條條框框,卻沒有理解它的意義,以至於糊糊塗塗,反而帶來無窮的危害,這樣又有什麼意義呢?

【原文】

奴子傅顯喜讀書,頗知文義,亦稍知醫藥。性情迂緩,望之如偃蹇老儒。一日,雅步行市上,逢人輒問:「見魏三兄否(奴子魏藻,行三也。)?」或指所在,復雅步以往。比相見,喘息良久。魏問:「相見何意?」曰:「適在苦水井前,遇見三嫂在樹下作鍼黹,倦而假寐。小兒嬉戲井旁,相距三五尺耳。似乎可慮。男女有別,不便呼三嫂使醒,故走覓兄。」魏大駭,奔往,則婦已俯井哭子矣。夫僮僕讀書,可雲佳事;然讀書以明理,明理以致用也。食而不化至昏憒僻謬,貽害無窮,亦何貴此儒者哉!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