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心所造

據周泰宇說:有個人叫劉哲,和一個狐女相好,後來,娶她做了填房妻子。狐女就像平常人一樣操持家務,孝順公婆,與妯娌們和睦相處,照顧前妻的子女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她老死的時候,屍體也沒變為狐形。有人說她本是個私奔的女子,假說是狐。有人說她本來是狐,修煉成了人,但還沒有成仙,所以也有老有死。由於她脫了狐的本形。所以死後屍體像人一樣。

我說,這些說法都不對。這是因為她的心靈完全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了。人的身體可以隨著心靈變化。郗皇后變成巨蟒,漢宣城太守封邵變為猛虎,是因為他們的心先已變成蟒變成虎了,所以身形也成了蟒和虎。過去說,狐本是叫阿紫的淫蕩女人變化的。人有著狐的心肝,人可以成為狐。狐有人的心腸,狐同樣也可以成為人。和尚、道士們坐化,軀體往往不倒;忠臣、烈女們的屍骨長期存留不腐爛,這都是因為精神能夠支配形體之故。這個狐女死後形狀不改變,就屬於這類情況。

周泰宇說:「確實如此。當人們傳說劉哲開始娶狐女為妻的時候,還有所疑懼。狐女說:『娶妻是為了成家,如果她合乎要求,那狐有什麼不同於人的呢?而且人只知道懼怕狐,卻不知道常常和狐做伴侶。那些貪欲無度,使人生病損壽的女人,和狐的採補行為有什麼區別?那些翻牆和人幽會的女人,和狐的放蕩有什麼兩樣?那些挑撥離間,在家中製造事端的女人,和狐媚惑人有什麼不同?那些偷盜家中財物送給相好的女人,和狐的搶竊有什麼分別?那些囂張狂傲,攪得六親不寧的女人,和狐的作怪騷擾有什麼不一樣?您怎麼不懼怕她們卻反而害怕我呢?』可見這個狐的心志在人類之上。怪不得她開始是人,到死屍體也沒變為狐形。像她所說具有種種狐狸行為的人,而六道輪回,都是由自己的心靈所致。只怕眼光落地,也就難免墮入狐中了。」

【原文】

周泰宇言,有劉哲者,先與一狐女狎,因以為繼妻。操作如常人,孝舅姑,睦娣姒,撫前妻子女如己出,尤人所難能。老而死,其屍亦不變狐形。或曰:「是本奔女,諱其事,托言狐也。」或曰:「實狐也。煉成人道,未得仙,故有老有死;已解形,故死而屍如人。」餘曰:「皆非也,其心足以持之也。凡人之形,可以隨心化。郗皇后之為蟒,封使君之為虎,其心先蟒先虎,故其形亦蟒亦虎也。舊說狐本淫婦阿紫所化,其人而狐心也,則人可為狐。其狐而人心也,則狐亦可為人。緇衣黃冠,或坐蛻不仆;忠臣烈女,或骸存不腐,皆神足以持其形耳。此狐死不變形,其類是夫!」泰宇曰:「信然。相傳劉初納狐,不能無疑憚。狐曰:『婦欲宜家耳,苟宜家,狐何異於人?且人徒知畏狐,而不知往往與狐侶。彼婦之容止無度,生疾損壽,何異狐之採補乎?彼婦之逾牆鑽穴,密會幽歡,何異狐之冶蕩乎?彼婦之長舌離間,生釁家庭,何異狐之媚惑乎?彼婦之隱盜貲產,私給親愛,何異狐之攘竊乎?彼婦之囂淩詬誶,六親不寧,何異狐之祟擾乎?君何不畏彼而反畏我哉?』是狐之立志,欲在人上矣。宜其以人始,以人終也。若所說種種類類狐者,六道輪迴,惟心所造,正恐眼光落地,不免墮入彼中耳。」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四 槐西雜志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