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弟當先使知禮

郭大椿、郭雙桂、郭三槐是三兄弟。三槐年齡最小,一向驕橫霸道,屢次侮辱兩位兄長,並為家中之事,到縣衙去控告兩位兄長。有次從縣衙回來的途中,他到一座廟裏休息,只見廟堂裏坐滿了穿黑袍的和尚,正在齊聲念經。那位施主雖身穿吉服,卻面容慘澹沮喪,當宣讀表示虔誠的禱文時,淚隨聲下。三槐上前叩問原因,一位和尚答道:「這位施主的兄長病危,他在叩請神佛為兄長祈福呢!」三槐聽罷,忽然發起顛狂,一邊頓足捶胸一邊喊道:「人家兄弟竟是這樣啊!」他反復地重複這句話。眾人把他按住送回了家,他不吃不睡,仍是頓足捶胸,不斷重複那句話,一連鬧了兩三天。大椿、雙桂一向住在別處,聞訊趕來,拉著三槐的手說:「兄弟,你這是怎麼了?」三槐呆立了半晌,突然撲上去抱著兄長們說:「二位哥哥,你們總是這樣善良啊!」然後,他大哭數聲,猛然一躍,便斷了氣。

人們說,是神明懲治了三槐,其實不然。三槐是因心中慚愧而引咎自責,這就是聖賢所說的「改過」,佛家所說的「懺悔」。倘若他有志,田荊、薑被所作的孝悌之事,他一樣能辦到。神佛正巴不得他改惡從善,怎麼會去懲罰他呢?他一經傷悲立時殞命,是因為心中感動,天良激發,自覺無顏活在世上,所以一死了之,命歸黃泉,哪是神佛要了他的命?可惜的是,他知道有過錯,卻不知將功補過,僅僅是意氣用事,一去而不回頭。他沒有學問,因而不能依靠學識來自我解脫,沒有明師益友來開導他,也沒有賢妻來幫助規勸他,致使他不能惡始善終,以求彌補過失,這真是他的不幸啊!

當年,我那田氏姐姐買了個丫環,原是個妓女。這丫環聽見有人譏笑鄰家婦人淫亂,驚訝地問:「難道這種事不能幹嗎?我還以為就該如此呢 !」後來,她嫁為農人之妻,終身保持貞潔。三槐的行為違背常理,就是因為他不明道理,所以,教育家中的子弟,應該先讓他們懂得禮義。

【原文】

郭大椿、郭雙桂、郭三槐兄弟也。三槐屢侮其兄,且詣縣訟之。歸憩一寺,見緇袍滿座,梵唄競作。主人雖吉服而容色慘沮,宣疏通誠之時,淚隨聲下。叩之,寺僧曰:「某公之兄病危,為叩佛祈福也。」三槐癡立良久,忽發顛狂,頓足捶胸而呼曰:「人家兄弟如是耶?」如是一語,反覆不已。掖至家,不寢不食,仍頓足捶胸,誦此一語,兩三日不止。大椿、雙桂故別住,聞信俱來,持其手哭曰:「弟何至是?」三槐又癡立良久,突抱兩兄曰:「兄故如是耶!」長號數聲,一踴而絕。鹹曰:「神殛之。」非也。三槐愧而自咎,此聖賢所謂改過,釋氏所謂懺悔也。苟充是志,雖田荊、薑被,均所能為。神方許之,安得殛之?其一慟立殞,直由感動於中,天良激發,自覺不可立於世,故一瞑不視,戢影黃泉。豈神之褫其魄哉?惜知過而不知補過,氣質用事,一往莫收;無學問以濟之,無明師益友以導之,無賢妻子以輔之,遂不能惡始美終,以圖晚蓋,是則其不幸焉耳。昔田氏姊買一小婢,倡家女也。聞人誚鄰婦淫亂,瞿然驚曰:「是不可為耶?」吾以為當如是也。後嫁為農家妻,終身貞潔。然則三槐悖理,正坐不知。故子弟當先使知禮。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 灤陽續錄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