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琦

積功累德 位證高真

魏國公韓琦,少年時就中進士,官位顯赫,任安撫使。賑災救活饑民一百九十多萬,又救活遭水災而流浪的難民七百萬。在大名府當知府時,下屬路秠呈上公文,末尾忘記署名,韓琦看完公文後,用衣袖蓋著文件,抬頭與路秠談話。講完後,從容將文件交還,路秠退下後,才發現自己竟犯了不小的失誤,一方面自己深感慚愧;一面讚歎說:「魏公真是天下的盛德啊!」

有人曾獻給韓琦兩隻玉杯,是絕世之寶,韓琦用一百兩銀子收為珍貴古玩。每逢宴請賓客,就將玉杯放在一張桌子上面,蓋上錦鍛。有一天宴請漕運的官員,一個小差官不小心將桌子碰倒,兩隻玉杯一齊摔碎,全體赴宴人員均大為驚愕,差官亦立即跪倒在地,請求賜死以謝罪。然而,韓琦神色不變,笑著對客人說:「大凡事物成壞都是有定數的」。又對差官說:「你並不是故意的」。所有的客人都感歎佩服。

韓琦在山東武定府作統帥時,曾夜晚寫信,叫一位士兵手持蠟燭站在一旁照明,那士兵偶而張望別處,蠟燭燃燒了韓琦的鬍鬚,他只用衣袖拂捋了一下鬍鬚,照樣寫下去。過了一會,回頭一看,已另外換了一位士兵了。韓琦擔心主管官員會鞭打剛才那名士兵,急忙把他喊回來,說:「不用換人,他現在應該懂得怎麼持蠟燭了」。

在士兵當中,有一個私自逃走去看他母親的,幾天之後才回營房,按照法律應該殺頭。那個士兵說:「母親已衰老多病,又在附近不遠外。我常常擔心不能再見她了。雖然確實知道擅自探望必犯死罪,只求一見,就是死了也無憾了」。韓琦感到很淒惻,瞭解情況的確屬實後,就通融將他釋放了,軍隊之中無不感動得流淚。

韓琦剛剛執掌大權的時候,用了三十萬貫錢買了一個姬妾張氏。張氏長得很美,寫好契約,張氏忽然流淚。韓琦問她原因,張氏不願以實情相告。韓琦說:「你既然不願意說,我也不需用你了。就命令手下人燒毀契約,將張氏遣返。張氏驚惶恐懼地流著淚說:「我原來是修職郎郭守義的妻子,郭守義在湖南做官。部裏使者因挾私仇,彈劾守義,使他丟官免職。現在已是深秋,年終將至,我因擔心全家會餓死在京城,所以,願意出賣自己來養活守義和兒女」。韓琦很憐憫她,就留下賣身契,讓她拿著錢回家,並傳告守義,如果的確是無辜丟官,可以向朝廷申訴。冤情若能昭雪,你再回到我這裏來。張氏很感激地離開了。

郭守義後來果然得以申雪冤情,接著就調往淮右為官。張氏也如約而來,韓琦不讓張氏見他的面;而是用之前賣身契包二十兩銀子,命人贈與並轉告張氏說:「我位居宰相,豈能讓士人的妻子做我的小妾!原先你的賣身錢想必已經用完了」;「幫助你的丈夫好好做官,善養郭氏的兒女」。張氏因見不到韓琦,只有望著大門涕淚不止,百拜而去。

韓琦後封魏國公,年歲很高時,在相州逝世,皇上追諡為「忠獻」,五個兒子以及孫子曾孫均為卿相。韓琦的部下官員孫勉,因為殺大黿在陰間受責罰,曾看見韓琦為紫府真人。

(節錄自《太上感應篇例證語譯卷二》,釋海山等主編)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