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謗得報

村子裏有個年輕人,無緣無故跑去挖妻子的墓,幾乎要挖到棺材了。許多耕種的人,見他一邊罵一邊挖,以為他發了瘋,便來勸阻。他什麼也不說,但被大家拉著不能再挖了,便恨恨地走了。大家都猜不出什麼原因。第二天,一個放牧人忽然來到墓前,發瘋地打著自己的嘴巴道:「你播弄是非,離間了許多骨肉,如今,還要誣陷黃泉之下的人。我已得到神的允許,饒不了你。」於是他細述事情始末,咬斷舌頭死了。原來這個年輕人倚仗自己力大膽大,洋洋得意,自以為了不起,從不把同村人放在眼裏。放牧的人氣不過,便大肆造謠說:「有人說某某家門風不正,我還不信。昨天夜裏偶然過某某妻的墳地,聽見樹林裏嗚嗚有聲,藏在草叢裏偷看。只見月光下有七、八個黑影來到墓前,和某某的妻子坐在一起調笑,淫聲浪語,可見人們說的一點不錯。」有人告訴了那個年輕人。年輕人信以為真,便有了挖墓那一幕,放牧的正以為計謀成功,不料鬼神有靈,小人奸險狡詐,自作自受是應該的。但那年輕人過分盛氣淩人,才招致這場禍,所以,君子不要把自己淩駕於別人之上。

【原文】

裏有少年,無故自掘其妻墓,幾見棺矣。時耕者滿野,見其且詈且掘,疑為顛癇,群起阻之。詰其故,堅不肯吐。然為眾手所牽制,不能復掘,荷鍤恨恨去,皆莫測其所以然也。越日,一牧者忽至墓下,發狂自撾曰:「汝播弄是非,間人骨肉多矣,今乃誣及黃泉耶?吾得請於神,不汝貸也。」因縷陳始末,自齧其舌死。蓋少年恃其剛悍,顧盼自雄,視鄉黨如無物。牧者惎焉,因為造謗曰:「或謂某帷薄不修,吾固未信也。昨偶夜行,過其妻墓,聞林中鳴鳴有聲,懼不敢前。伏草間竊視,月明之下,見七八黑影至墓前,與其妻雜坐調謔,媟聲豔語,一一分明。人言其殆不誣耶?」有聞之者以告少年。少年為其所中,遽有是舉。方竊幸得計,不虞鬼之有靈也。小人狙詐,自及也宜哉。然亦少年意氣憑陵,乃招是忌。故曰:「君子不欲多上人。」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六 姑妄聽之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