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司報應

莫雪崖說:有位鄉下人身患重病,困乏地躺在草墊子上休息。忽然,他的魂兒離開了軀殼,跑出了門外。頓時,他覺得渾身清爽,舒適無比。然而,眼前道路都十分陌生,他只是信步而行,走著走著,他忽然遇到一位老朋友,因多年不見,一時間悲喜交加。忽然,他想起這位朋友早已死了,於是自悟道:「莫非,我是到了陰曹地府?」朋友說:「您命不該死,只是魂魄離了身,來到了此地。這地方不是人輕易能來的,我可以陪您四處走一走,讓您長長見識。」鄉下人隨著這位朋友一路走著,所見的城鎮與村落,都與人間沒什麼兩樣;其間人來人往,皆各有營生。人們見到了鄉下人,只是用眼睛注視他,沒有一人與他搭話。

鄉下人對他的朋友說:「聽說這裏有地獄,能不能帶我去看看?」朋友說:「地獄如同人間的囚牢,有官吏看管,我是進不去的,不過,在地獄的附近,有幾個模樣奇特的鬼,您可以去看看。」於是,他們順著一條岔道走了半裏多路,來到一個處所,這裏四周空曠,像是一片頹敗的墓地。只見前面有個鬼,面貌身形與人一樣,只是鼻子下面沒有嘴。鄉下人問他的朋友:「這是為什麼?」朋友說:「這鬼活著的時候,待人接物十分圓滑,專會阿諛奉承,取悅於人,所以他受到了這種報應,再也不能講話;偶然遇上人家辦喪事放焰口,發放食物的時候,他只能用鼻子喝上一點漿水。」還有一個鬼屁股朝上,腦袋彎曲向下,臉貼於腹部,用兩隻手支撐著行走。鄉下人問:「這是為什麼?」朋友說:「這鬼活著的時候,總是妄自尊大,所以受到這種報應,讓他再也不能昂頭挺胸,傲視他人。」又有一個鬼,他從胸口到肚子,裂開了一條幾寸長的大口子,內中空空蕩蕩,五臟六腑,一樣都沒有。鄉下人問:「這是為什麼?」朋友說:「這鬼活著的時候,城府太深沉,令人捉摸不透,所以受到這種報應,讓他肚子裏什麼也藏不下。」再來有一個鬼,腳有二尺多長,腳趾如同棒槌,腳跟巨大如斗,整個腳像是裝載著千斛糧食的小船,費了半天勁,才勉強移出一步遠。鄉下人問:「這是怎麼回事?」朋友說:「這鬼活著時,依仗才能過人,腿腳敏捷,事事總是搶在別人前面,占盡便宜,所以讓他受此報應不能再去搶先。」更有一鬼,只見他兩耳拖地,如長雙翼,仔細一看,卻沒有耳朵眼兒。鄉下人問:「這又是為了何故?」朋友說:「這鬼在世時,既喜歡猜忌人,又喜歡聽流言蜚語,所以讓他受此報應,無法再聽信傳言。這些鬼,都是按他們罪惡的深淺不同在這裏接受報應,等到期限一滿,方可以轉輪托生。對他們的懲罰較之入地獄者要輕一些,與陽間的流放相類似。」過了一會兒,但見車馬紛亂,有一冥官路過此地,見到鄉下人,他吃驚地問:「此為生魂,一定是誤遊到此處,恐怕是迷了路,回不去了。誰認識他,快帶他回去。」那位朋友連忙跪下報告,說是自己的老朋友。冥官令他速將鄉下人送回陽間。鄉下人恍恍惚惚地走著,剛到了自家的大門外,忽然間驚醒過來,出了一身大汗,從此身體完全康復了。

雪崖天性爽朗,心胸開闊,心裏撂不住事兒,與朋友往來戲謔,每每高談雄辯,妙趣橫生。他講的這個故事,我只把它看作寓言,並不當真。然而《莊子》、《列子》中的故事,多半是寓言,只要它包含的道理足以給人以警戒,就不必像刻舟求劍那樣,去作徒勞的追根究底了。

【原文】

莫雪崖言,有鄉人患疫,困臥草榻,魂忽已出門外,覺頓離熱惱,意殊自適。然道路都非所曾經,信步所之。偶遇一故友,相見悲喜。憶其已死,忽自悟曰:「我其入冥耶?」友曰:「君未合死,離魂到此耳。此境非人所可到,盍同遊覽,以廣見聞?」因隨之行,所經城市墟落,都不異人世,往來擾擾,亦各有所營。見鄉人皆目送之,然無人交一語也。鄉人曰:「聞有地獄,可一觀乎?」友曰:「地獄如囚牢,非冥官不能啟,非冥吏不能導,吾不能至也。有三數奇鬼,近乎地獄,君可以往觀。」因改循歧路。行半裏許,至一地,空曠如墟墓,見一鬼,狀貌如人,而鼻下則無口。問:「此何故?」曰:「是人生時,巧於應對,諛詞頌語媚世悅人,故受此報,使不能語。或遇燄口漿水,則飲以鼻。」又見一鬼,尻聳向上,首折向下,面著於腹,以兩手支拄而行。問:「此何故?」曰:「是人生時,妄自尊大,故受此報,使不能仰面傲人。」又見一鬼,自胸至腹,裂罅數寸,五臟六腑,虛無一物。問:「此何故?」曰:「是人生時,城府深隱,人不能測,故受是報,使中無匿形。」又見一鬼,足長二尺,指巨如椎,踵巨如鬥,重如千斛之舟,努力半刻,始移一寸。問:「此何故?」曰:「此人生時,高材捷足,事事務居人先,故受是報,使不能行。」又見一鬼,兩耳拖地,如曳雙翼,而混沌無竅。問:「此何故?」曰:「此人生時,懷忌多疑,喜聞蜚語,故受此報,使不能聽。是皆按惡業淺深,待受報期滿,始入轉輪。其罪減地獄一等,如陽律之徒流也。」俄見車騎雜遝,一冥官經過,見鄉人,驚曰:「此是生魂,誤遊至此,恐迷不得歸。誰識其家,可導使去。」友跪啟:「是舊交。」官即令送返。將至門,大汗而醒,自是病癒。雪崖天性爽朗,胸中落落無宿物,與朋友諧戲,每俊辯橫生,此當是其寓言,未必真有。然莊生、《列子》,半屬寓言,義足勸懲,固不必刻舟求劍爾。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