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激其怒,亦有過焉

有個雇工叫田不滿(最初以為,他取名意味不能自滿的意思,稱讚他起名有古代的味道。後來知道他以會吃出名,取「田」、「填」同音。),夜間迷了路,走到墳地裏,一腳踩上一個骷髏。骷髏說:「別踹破我的臉,我要報復你。」不滿戇而且橫,叱喝說:「誰讓你擋在路上?」骷髏說:「有人把我移到這裏,並不是我想擋路。」不滿又罵道:「你為什麼不報復遷你的人?」骷髏說:「他的陽運正旺盛,我拿他沒有辦法。」不滿又笑又氣地說:「難道我衰敗了嗎?畏懼強盛欺負衰弱,這是什麼道理?」骷髏抽泣著說:「您的陽氣也很旺盛,所以我不敢害你,而只是用空話嚇唬您。畏怕強盛,欺淩衰弱,世道人情都這樣,您怎麼能責怪鬼呢?您可憐我,將我埋進土坑裏,這就是您對我的恩情了。」不滿理也不理,就走了。只聽見背後嗚嗚的哭泣聲,最終也沒有什麼怪異的事。

我認為,田不滿沒有仁愛之心。但是遇上粗魯莽撞的人,卻還用大話激起他的怒氣,這個鬼本身也是有過錯的。

【原文】

客作田不滿(初以其取不自滿假之義,稱其命名有古意。既乃知以饕餮得此名,取田填同音也。),夜行失道,誤經墟墓間,足蹋一骷髏。骷髏作聲曰:「毋敗我面!且禍爾。」不滿戇且悍,叱曰:「誰遣爾當路!」骷髏曰:「人移我於此,非我當路也。」不滿又叱曰:「爾何不禍移爾者!」骷髏曰:「彼運方盛,無如何也。」不滿笑且怒曰:「豈我衰耶?畏盛而淩衰,是何理耶?」骷髏作泣曰:「君氣亦盛,故我不敢祟,徒以虛詞恫喝也。畏盛淩衰,人情皆爾,君乃責鬼乎?哀而撥入土窟中,君之惠也。」不滿衝之竟過,惟聞背後嗚嗚聲,卒無他異。餘謂不滿無仁心。然遇鹵莽之人而以大言激其怒,鬼亦有過焉。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四 槐西雜志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