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邪招妖

我的門人,刑部郎中伊秉綬說:有位讀書人進京應試,住進了西河沿的一家旅館。他住的那個房間牆壁上掛著一軸仕女圖,只見她風姿瀟灑,姿色豔麗,栩栩如生。每當獨坐時,這位元書生都會凝視畫面,陷入沉思,客人來了他都不覺得。一天晚上,那位畫中女子翩然而下,宛如一位絕代佳人。書生雖然明知她是鬼魅,因想念已久,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於是便與她談笑親熱起來。科考已畢,書生名落孫山,他便買下了那幅畫,帶著它南下回鄉了。

回到家中,他把那幅畫掛到了書房裏。然而,儘管他像趙顏呼喚真真一樣,每日呼喚那位畫中女子,卻始終不見動靜。直到三、四個月後,那位畫中女子才又翩然而下。書生不停地與她談往事,敍舊情,她卻不怎麼答話。書生來不及追問原因,只顧與她訴說久別重逢的悲喜之情,又重新與她親熱起來。從此,二人親狎無度,書生漸漸身染重病。書生的父親連忙請來茅山道士劾治妖魅,道士反復觀察了壁上的畫幅,說:「畫中女子並無妖氣,作祟的不是她。」於是,道士登壇作法。第二天,人們發現有一隻狐狸死在了壇下。因為書生先存有邪念,以邪召邪,致使狐魅乘隙而入。而他在京城見的那個女子,恐怕是另一隻狐狸幻化的。

【原文】

門人伊比部秉綬言,有書生赴京應試,寓西河沿旅舍中。壁懸仕女一軸,風姿豔逸,意態如生。每獨坐,輒注視凝思,客至或不覺。一夕,忽翩然自畫下,宛一好女子也。書生雖知為魅,而結念既久,意不自持,遂相與笑語嬿婉。比下第南歸,竟買此畫去。至家懸至書齋,寂無靈響,然真真之喚弗輟也。三四月後,忽又翩然下。與話舊事,不甚答。亦不暇致詰,但相悲喜。自此狎媟無間,遂患羸疾。其父召茅山道士劾治。道士熟視壁上,曰:「畫無妖氣,為祟者非此也。」結壇作法。次日,有一狐殪壇下。知先有邪心,以邪召邪,狐故得而假借。其京師之所遇,當亦別一狐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九 灤陽續錄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