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人郝璦

我的門生郝璦,是孟縣人,是我在乾隆二十四年錄取的舉人。後來他中了進士,被任為進賢縣令。他穿著普通的衣服,粗茶淡飯,把百姓的事看得如自己家的事一樣。倉庫物品的進出,他月月都登記造冊。他事先準備了回去的車馬船費,鎖在一個箱子裏,即使生活窘迫時也不動用一文錢。他的行囊箱子,都捆好放在屋裏,好像是打點行李要走。他沒有一天不為自己被罷官時著想。人們見他天天打算著離任而去,對他也沒辦法。後來他得病,請求辭官回家。他一個錢也沒有帶回來,只得靠教私塾維持生活,直到死去。

聽說他年輕時,有一年的春社日,遊人車水馬龍。他看見一個老太太領著兩個女子,雖然是一身鄉村的裝束,穿著很平常的衣服,但天生麗質。郝璦和她們一路走,目不斜視。忽然老太太和兩個女子踩著亂石往旁邊的方向跑去,跑到一條深澗旁,站在樹下張望。郝璦很奇怪她們不走道路,好像躲避什麼,便轉頭去查看。老太太從容地來到他跟前說:「節日裏景物晴朗美好,我帶著女兒出來踏青,並各自尋找配偶。因為你是正人君子,所以不敢靠近你,也請你不要靠近她們,使她們恐懼不安」郝璦這才知道她們是狐狸精,便轉身離開了她們。這樣看來,花妖狐精之類,都是由人本身不正當的心思所招來的。

【原文】

門人郝璦,孟縣人,餘己卯典試所取士也。成進士,授進賢令。菲衣惡食,視民事如家事。倉庫出入,月月造一冊。預儲歸途舟車費,扃一笥中,雖窘急不用銖兩。囊篋皆結束室中,如治裝狀,蓋無日不為去官計。人見其日日可去官,亦無如之何。後患病乞歸,不名一錢,以授徒終於家。聞其少時,值春社,遊人如織。見一媼將二女,村妝野服,而姿致天然。璦與同行,未嘗側盼。忽見嫗與二女踏亂石,橫行至絕澗,鵠立樹下。怪其不由人徑,若有所避,轉凝睇視之。媼從容前致詞曰:「節物暄妍,率兒輩踏青,各覓眷屬。以公正人不敢近,亦乞公毋近兒輩,使刺促不寧。」璦悟為狐魅,掉臂去之。然則花月之妖,為人心自召,明矣。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八 姑妄聽之四》,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