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天地立心

一、生而為英 死而為靈

這是很久很久的事了。

我姑丈是有數的幾位名書法家之一,也是坐禪煉丹的上乘高手,但他仍然老了,死了。我姑姑把他的遺體暫時寄放到殯儀館,等公祭時再移出來。

沒有多少人關心我姑丈的遺體,也沒什麼人關心我姑丈遺孀今後的生活。幾乎你爭我奪的全是我姑丈生前的作品,不管成品或半成品都被搜刮一空。我姑姑要的是我姑丈,那些人要的不是我姑丈;而是我姑丈身邊值錢的東西。我姑姑很孤單,但樹倒猢猻散,再也沒有誰會在乎她的生或死了。

為公祭而奔走的人很多,打著我姑丈的招牌,到處攀援拉關係。所以,公祭的團體多如牛毛,參加公祭的人也多到屈指難數。我姑姑說連自己的丈夫過世了,自己都不能作主,不能過問或插手,真不知這是什麼世界。治喪委員會終於決定了公祭的日期,通知我姑姑一定要準時把我姑丈的遺體送到會場,不得延誤。

公祭前,我姑姑趕到了殯儀館,請刷洗與化妝的師傅,把我姑丈的遺體找出來,以便泡水解凍。很奇怪,這些師傅們一找再找,把所有的屍體全翻遍了,就是沒有找到我姑丈的遺體。整整找了一天,都沒有下文。我們都很焦急。這些師傅們安慰我們家人說:「別急,萬一真找不到,我們會賠你們一個長得差不多的屍體。你們的屍體可能被弄錯而讓別人領走了」。

就在這時,有一群鄉下人蜂擁而來。他們今天下午就要公祭,但一大早到現在,卻還沒找到他們親人的屍體。 師傅們說:「那邊角落裡有具屍體,聽說是南部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被槍殺的小流氓。我們覺得這種人一點也不重要,就把他擱在那兒,丟在那兒」。

師傅們分頭去找,鄉人也幫忙辨識,但整個停屍間全翻遍了,仍然沒找到。

師傅們說:「照你們所描述的親人年齡與長相,如果有錯的話,最有可能的應該是OO廳正在公祭的OOO中央民意代表。等公祭完,要發喪安葬時,我再帶領你們去辨認看看,是否真的弄錯了」。我從沒看過大場面公祭,覺得很是好奇,便跟隨這群鄉民前往OO廳看熱鬧,也陪他們等儀式完畢後一起認屍。反正我姑丈的屍體也丟了,順便看看會不會是我們的。我姑姑也說:「你就一起去看看也好!」

這個廳好是豪華,排場之大真是令人目眩眼花,幾乎這些鄉民都看傻了。好闊、好奢侈唷!先是總統、副總統,接著是五院院長、各部會首長,還有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各地方縣市長與民意代表……,真是冠蓋雲集、應有盡有,可說該到的都到了。我想:這人好偉大唷!終於漫長的告別式結束了。到場行禮如儀的大小官也都走了。剛剛車水馬龍,才相隔不久,又變得冷冷清清。

師傅們向這廳的喪家說明來意,便帶著鄉民入內到瞻仰遺容的地方來仔細端詳這死者的臉和五官特徵。果然,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弄錯了。這廳今天接受公祭的死者正是他們要找的親人。而當工作人員把牆角邊擱著的那具屍體推過來時,這廳的喪家不禁驚叫了起來:「這一具才是我們的!」

師傅們告訴這些鄉民:「我們發屍體給喪家時,一向都很小心。因為貴為中央民意代表,一定有他一股凜然的正氣,為百姓伸張正義。我們刷洗時,發覺這具屍體很令人敬仰,而另一具屍體則很輕薄不厚重,必是地痞流氓,所以,我們經過判斷,決定把這具屍體送來這廳,哪知竟然弄錯了!」 

我很訝異。一個會被誤認為中央民意代表而又真正領受了文武百官的恭敬鞠躬與獻祭的人,豈能一無偉大之處?這哪是偶然!鄉民們說:「真死得很值得!」

鄉民們接著告訴我這人的所做所為,「他是在大都市混出字號的高輩份兄弟,後來為了江湖道義,代好友坐監服刑。吃過很多年的苦,終於期滿而恢復自由之身。但他在服刑時認識了一位好同窗,使他領悟到很多為人處世的哲理,他完全變了一個人。這時真是『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他毅然放棄了當年所打拼出來的一切,而默默地回家鄉去過淳樸簡單的生活。每天為人整地,種田,收割;以自己的血汗來換取心安理得的辛苦錢。他有如鄉民的守護神。舉凡鄉民有任何困難,只要他做得到,他從不推辭。他決不讓鄉民受到外來的欺壓、凌辱或逼迫,由於他原是高輩份的兄弟,所以他使全體鄉民都能在他的保護傘下個個安居樂業。

一個月前,鄉里有個小學生被綁架了,贖金是天價。他奮不顧身與綁匪周旋,並設法營救出這小學生。他帶了一手提箱的贖金去贖人,也換回了『肉票』。可是,綁匪發覺贖金有假,便開槍把他射殺了。在他奄奄一息時,我們以最快速度送來台北,希望大醫院能想盡辦法挽救他的生命,但他仍然被宣告不治,死了。他是 我們全體鄉民公認的守護神。我們為他買了一處非常好的墓園,也準備在鄉里為他蓋一座廟。這次,我們鄰近好幾個鄉都包了遊覽車上來,大家都懷著激動的心和感恩的心來送他最後一程」。

我邊聽邊哭,而鄉民也邊講邊哭。我想:「這人真死了嗎?這人會死嗎?他不會永遠活在鄉民的心中嗎?您真以為人死就真死了嗎?」

附注一:若非天意,以殯儀館的作業方式,要弄錯屍體是很不容易的事。

附注二:人生看後半段,誠然不假。往日種種或許不堪回首,但蓋棺論定之際,眉宇間卻能流露出一股凜然的正氣與義氣,令人敬仰不已,此人已是大修行人。

附注三:他臨終之際再三交代道上兄弟,不可為他報仇。使不少生死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附注四:有的人活著,卻是死人。有的人死了,卻是活生生的人。

附注五:天底下沒有偶然的事,只要存在,必有道理。今日的隆重公祭,此人應該當之無愧。這是道上兄弟有史以來的最高榮譽。

(本文節錄自《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陳女士著(民國二十八年生於台中,曾任最高法院審判長、律師,已出家超過十年)/一行慈善之家出版)

二、承德令

國慶何堪不報荒   發倉有罪一身當

斯民直道猶三代   愛戴何殊召伯棠

已故湖南省衡永道道尹,施道生觀察使,他的父親施公,以鄉魁(第二名舉人)被任命為奉天承德縣令。該縣遭到大旱,夏無麥,秋無禾,百姓饑饉,流離失所,十家就有九家逃荒要飯。

這一年恰好是全國萬壽大慶,宰相大人不願以這小小一方的災情去勞煩聖上焦慮,而留在京都的各部卿相道尹,也都順從宰相之意,隱情不報。施公上報請求賑濟的稟文,三次上報三次被駁回,而且批復中引用了甘肅省謊報災情冒領賑濟一案來恫嚇他。施公氣憤已極,就把常平倉全部打開,發放倉穀來賑濟饑民。有人勸他不要這樣作,施公笑著說:「我擅自動用倉穀,至多不過查抄我的財產,把我收監追繳!即使期滿無力償還,殺頭的只我一人。我作為一邑之主,哪裡能為了保全一人之身,而不去救那些受饑挨餓的千萬百姓呢!」倉穀發放完畢,施公就以擅自動用倉穀而上表自我彈劾。上級宮員十分震怒,立即上奏章參劾施公,最後竟然以侵佔罪判他死刑;然而不待執行,他就病死在獄中。

這時,施公的夫人已先去世,兒子施道生年齡還小,施公的同事們沒有一人來照顧他。他於是輾轉流落在遼沈一帶。後來稍長,徒步流浪來到京都,年紀大約十五、六歲,在一家酒店當夥計,掙口飯吃。有一天,幾位客人來酒店喝酒,道生聽他們的口音是承德人,也就用承德方言上前與他們搭話。客人們很吃驚:「你難道是我們故鄉人?」道生說:「不是,我老家在江南。我是在你們那裏長大的,所以能說你們的地方話」。問:「那麼,你姓什麼?」答:「姓施」。客人們一聽都站了起來,說:「有一位曾在我們縣邑當父母官的,是你什麼人?」道生眼淚撲簌簌地落了下來,哽咽得說不出一句話,客人們不再多問,便對他說:「今晚二鼓收店打烊以後,你到某胡同來找我們,千萬不要忘了!」道生答應了。

到了晚上,他找個藉口,請了假,就出了店門。走了沒有多遠,就有幾位衣冠整潔的人在路旁等候,上前問:「先生是承德的施公子嗎?」答說:「是」。他們就扶道生上了馬車,來到某胡同,只見許許多多人相隨前來問候。進了大門,只見所有的門大開,裏面張燈結綵,燈火輝煌。下了車,有十多個衣冠楚楚的人,走上前來,攙扶道生走進堂,安坐在正位上,然後大家對他叩拜,有一人代表大家致詞:「我們尋訪公子多年了。讓公子流落到這裏,都是我們的罪過!幸喜先公有靈,讓我們進都尋訪,今天果然相見,這真是天意啊!」道生當年還小,施公去世時才七八歲,又在外面飄泊流浪多年,今天忽然受到這群有地位身份的人的尊崇禮敬,確實出乎意外;瞪著雙眼,不知說什麼好。客人們於是向他轉說了當年施公開放倉粟賑救饑民,甘願一身擔罪而受極刑,救活了數萬人的經過。他們說:「我們這些人,都是當年吃賑災糧的。近年來,年年豐收,想報施公大德,知道他已在獄中去世,又聽說公子流落在遼沈一帶,我們分別派出幾十人到處查訪,沒有蹤跡。昨天,邑廟住持夢見施公到任,並且指示了公子的所在,所以我們才來京都尋訪」等等。接著就為施道生洗澡,換上新衣,打開正房臥室,讓他安住。第二天,開設酒宴,輪流向道生祝酒慶賀。

有位都禦史,當天也來了,他對大家說:「我全家八口人沒有房屋地產,突然遭遇大荒之年,若不是先公,就無法活命。前幾年家父辭世時,握著我的手說:『施公為了拯救萬民百姓,身遭奇禍,一家分散。你今天僥幸考取了功名,如果不能替我報答施公的大恩,就不是我兒子!』我受家父之命到今天已經好幾個年頭了,時時都掛念在心,只恨找不到機會。今天有幸見到公子,公子儀表俊偉,今後必能顯達,繼承先公未竟之志。我們竭誠禮請公子回承德,施公子功名方面的事,請讓我一人負責」。大家就把公子護送回到承德。

以前,施公去世,家人草草殯殮後,把棺木放在一座古廟裏。後來承德人為施公擇了墓地安葬,又建了施公祠,購置了祠產以供享祭。公子到達承德那一天,恰巧遇上祠堂竣工落成,百姓都覺驚奇。大家就把公子安頓在祠堂裏,由一位老者負責他的衣食日用,費用全部由公眾供給,極其豐厚。又聘請名師教他讀書和修養,但是道生由於從小就遭不幸,這時已過了學習的年齡,理解能力已變差。讀了幾年,雖然能粗通文章的義理,但對科考時文,還是一竅不通。都禦史聽說後,把他招到京都,安排他在方略館當供事,又為他娶了一位名門世家的女兒作妻子,並為他在公卿顯貴之中廣為介紹推薦。後來竟然借助都禦史的力量當了官。不久就隨軍到了湖南,他發奮自勵,幾年以後當上了太守,又被舉薦升任觀察史,之後年老辭官歸故里。聽說他現在已是承德人了。

坐花主人說:「作管理教化民眾的官員,能夠不顧自己的身家性命以救萬民,確是無愧於百姓父母之責任了。但是,使他生活窘迫,孤獨病死獄中,靈柩棄置古廟,遺孤幼子淪為傭役,困厄連綿,這樣看來,有心作善事的人,能不畏懼嗎?然而,死後作了冥官城隍,生前留下愛子獨苗,那一方的百姓擇地安葬遺骨,建祠享祭,又在京都訪尋公子,誠摯之心感通夢示,而得以迎歸本鄉,使他出離困頓而平步青雲,供給豐足的衣食,成立溫馨的家室;又延名師加以訓導,以詩書陶冶其靈性,激勵他在仕途上奮進,才使他得以展翅高飛,奮蹄大道,真所謂「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施公的奉獻固然厚重,民眾的回報也達到極至!雖說行德政者的恩德,足以感動受恩民眾的樸實的心胸;而民眾感恩不忘,載思載德,時間雖久,而必求報之於他的兒子,才能一暢其懷。這樣的民心民風,實具古道忠腸的敦厚啊!」

(本文節錄自《坐花誌果—果報錄》,清.汪道鼎著/鷲峰樵者音釋)

三、秦淮凶宅

民國三十四年的初冬,正當抗日勝利還都南京,而我家鄉卻又陷共。落拓在京,仗著一枝禿筆幸未失業,但也百無聊賴。公餘之暇,除開喝酒找朋友聊天,有時也到夫子廟去聽歌。卻好有一位鄉友余君便住在大石壩街,去的時候更多。當時那一帶住的歌女最多,余君的左鄰右舍,幾乎全是鶯鶯燕燕。上半天還好,一到下午便四面笙歌,甚至連打情罵俏也隱約可聞。

「老余,您為什麼住在這裡,到底打什麼主意?」有一天,我半開玩笑的問他。

「這裡有什麼不好,你看房子多漂亮,聽歌既不花錢,這些芳鄰來來去去也夠瞧的,難道你不滿意嗎?」他也玩笑的回答。

「別開玩笑,老實說,這地方住家可不適宜,對孩子們更不好」。我正色的說。

「便宜麼!你看連家俱在內一個月才五塊錢。錦紙壁衣,全套紅木東西,客廳還有地毯,換個地方要多少錢。孩子小呢,老婆老了,怕什麼?」他仍然笑著。

「為什麼這樣便宜,那些紅歌女不來住?」我又好奇的問。

「嚇!你知道這地方從前是誰住的?除了我誰敢來」。他又得意的說。

「誰住的,達官貴人總不會住到這兒來吧」。我四面一看,一切陳設佈置,果然豪華異常。

「這是偽組織時代,大名鼎鼎的紅歌女『趙美瑤』的粧閣,偽中央權要很少沒有來過,不過座上常客是一位偽省長。在勝利前幾個月,雙雙死在這房子裡面,死得又極慘。聽說以前一到夜裡,就有悲嘯的聲音,甚至天陰也不時現形,所以歌女們誰也不敢來。你不看見這一座老式的畫樓,把這兩間兩面全堵死了、樓下也成了空的,連扶梯全是另裝的嗎?」他笑著一指外面上的兩堵牆,又說:「我是一位無鬼論者,生平既不當漢奸,也沒做虧心事,又和這位趙老闆無仇無冤,怕他不著才租了下來,別人敢嗎?」

「『趙美瑤』,我怎麼沒聽說有這位歌女?」我不由詫異的又問。

「她是南京淪陷之後才出現的,沒到勝利就死了,你怎麼會知道,連我也是慢慢打聽出來的」。余君敬了我一支煙又說:

「這位趙姑娘說也可憐,更可敬,她是一位漢軍旗人,上代還封過爵,世代住在北平,父親趙煥在北洋政府山東省一位軍閥手下當過軍法處長。她因為生長北平,對平劇非常愛好,雖然不是數一數二的名票,也曾彩排過好多次,學梅派花衫竟有幾分相似。一直讀到中學畢業才隨父親到濟南去。趙煥因為和幾位師長旅長全是把弟兄,也小得意。軍閥垮了,他便攜眷回北平。日軍攻陷華北,他的一位盟兄,參加了偽組織,也拉他下水。可是趙煥卻深明大義,不但嚴詞拒絕,而且勸那位盟兄自愛,不必以風燭殘年,留下一個漢奸的罵名。結果是各行其是。

不料風聲傳了出去,趙煥竟被日本特務機關捕去拷打而死,還要捉拿家屬。美瑤姑娘的母親得訊之後,乘夜化裝帶了女兒逃出北平,受盡千辛萬苦,才逃到南京。因為人地生疏,錢又用盡,萬分無奈,才當了歌女。卻沒想到一炮而紅,占盡了秦淮春色。因她稍通文墨,長得又好,這些偽字號的大官們,全拜倒在她的旗袍馬甲之下,收入之多,交遊之廣,日甚一日。好在她母女早已改名換姓,連美瑤兩字也是藝名,很少有人知道她真正家世的。

然而,她卻是一個有心人,滿懷著國仇家痛,表面上一點聲色不露,實際上卻恨透了日本特務和漢奸。由於無法拒絕這些人的來往,只有恨在心裡,早晚抽空向亡父默禱,並默誦《金剛經》為亡父超脫,更喜放生。有些人因為她和日偽當局有往來,遇上事求她時,她也一定盡力而為,只一年多,便救了不少人。就在這時候,那位偽省長也成了她的粧閣座客,他雖然只到任不到半年,便被中央軍攆走,卻挾有多金,在美瑤身上花得著實不少。美瑤卻對他沒有什麼好感,任他再獻殷勤,還是若即若離。

有一天,美瑤無心之中,從一位朋友口中得悉這位偽省長,竟是她父親昔日的同事,因為一件事犯在她父親手裡還被判過刑,就因為這件事懷恨在心,竟在日本特務手中檢舉趙煥是抗日分子。恰好趙煥的盟兄又和他也是同僚,無心之中,將趙煥拒絕投偽的事告訴了他。他又在日本特務機關渲染了一陣,才被拷死。

她知道這個祕密之後,對那位偽省長,反而表示好感,一面將母親託人送往大後方去,一面在有意無意之中,將那偽省長當日謀害他父親的實況全套了出來。並且知道那主導拷打他父親的日本特務,已經調來南京,又利用那偽省長,將那日本特務藤本太郎也引來,用酒灌得大醉,支開伺候的人,一刀一個刺死,然後自己也留下遺書從容自殺。等到事情發作,雖然連累了不少無辜,她卻已香消玉殞多時。

這房子最初是由偽組織封了,後來啟了封,每夜就有鬼嘯聲,電燈也常無故自明自滅,當時又有人看見血淋淋的三個死屍,橫在屋內,那偽省長和日本特務,更是開膛剖腹,臟腑流了一地。誰敢來住,所以一直空著。更有些人說,陰天的時候,常看見她在這屋外倚欄而立,直到勝利之後,才沒有出現。我卻不信,一半因為好奇,一半因為太便宜才搬來住,可從來沒看見、也沒有聽見過什麼」。他說完之後,我不禁對這位姑娘肅然起敬。

又過些時,有兩個朋友扶鸞,我也在旁,這位姑娘忽然降壇,我心中不由駭然。鸞上沙筆已經劃成:「薄命人偶因忠孝一念,已蒙聖帝薦作斗姥宮女侍,家父亦以忠貞不屈,復仗佛力往生西方。請告世人勉為善士,大劫之來,當可度過」等字樣。友人有問:「偽省長有無冥報?」沙盤又劃成:「渠本行同禽獸,自然應當走向禽獸行列去,何必多問!」接著又劃成:「請告余君及左鄰右舍,我本無心作祟,只因家恨難消,國仇未雪,故魂魄不散。自抗戰勝利即已他去,今後幸勿庸人自擾。但能多行善事,廣積陰功,生死均有樂土」。我不禁更加禮敬,也才知道余君所以安居無恙的緣故。

(本文節錄自《信不信由你③》文:之子/鄭康宏編輯,揚善雜誌社)

-------------------------------------------

真心推荐

1.集福消災之道( 相關   )&了凡四訓

2.珍惜生命請勿殺生吃肉台南市觀音的家佛學會

3.戒淫修福保命珍惜生命請勿殺子墮胎

4.請珍惜自己的生命—認清自殺的真相

5.玉曆寶鈔寂光寺地藏七(山西小院)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