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海鬧鬼

嘉慶丙辰年冬,我以兵部尚書的身份出德勝門監察射擊演習。營官安排我住在十刹海,這是一座前明時的古廟。廟裏的殿堂門徑,與劉侗在《帝京景物略》中記載的全不一樣,不再遵循僧住一房、佛住一房的老規矩了。和尚們住在廟門內的一間小屋兒裏,我住的是後殿,殿內殿外清潔而雅致。可是,有不少殿堂的門都被封了起來,我查看了一下,有的竟然是乾隆三十一年封的,看來曠廢已久了。我住在後殿東廊下的一間屋裏。屋內氣冷如冰,生了幾爐火都不暖和,點燃的幾盞燈,總是昏黃黯淡地放出綠瑩瑩的光。我知道這不是什麼好地方,可已經住進來了,估且安歇一夜。最終也沒發生意外。我的奴僕住在西廊下各屋裏,到了晚上都不敢睡覺,點著燈徹夜坐於廊下,也沒遇到什麼麻煩。不過,他們聽到被封閉的殿堂裏有「喁喁」的說話聲,只是聽不太清楚。那九名轎夫,倒是大膽地到屋內蒙頭大睡起來,天亮時,發現其中一人已經死了。為了慎重起見,我們另找了住處,移居到真武祠。

據祠中的道士說,他聽說十刹海的老和尚,曾親見二鬼相遇,其中一個說:「你幹嘛來了?」另一個說:「我轉輪之期未到,偶然間來此閒遊,你為何到此?」前一個說:「我是個吊死鬼,在這兒等著拉替身。」後一個問:「來幾年了?」前一個答:「十幾年了。」又問:「怎麼還沒找到替代?」答:「人一見到我都嚇跑了,我實在是沒辦法。」後一個說:「善於攻擊者總是暗藏殺機,匕首出袖之前仍然神情坦然,這才有成功的把握。你現出怪相嚇唬人家,人家哪有不跑的道理?你若是幻化成塗脂抹粉的美女去誘惑他,摟著他上床睡覺,然後乘機行事,必定可以得手。」老和尚一向秉性嚴正,聽完這話氣憤填膺,厲聲將他們斥責了一頓。這兩個鬼倏地墜入地下不見了。幾天後,老和尚所在的廟裏,果然有人上吊自盡了。這兩個鬼真是太陰險了。廟中那些封閉的殿堂裏,這種鬼恐怕還很多,決不止一兩個。

【原文】

嘉慶丙辰冬,餘以兵部尚書出德勝門監射。營官以十剎海為館舍,前明古寺也。殿宇門徑,與劉侗《帝京景物略》所說全殊,非復僧住一房佛亦住一房之舊矣。寺僧居寺門一小屋,余所居則在寺之後殿,室亦精潔。而封閉者多,驗之有乾隆三十一年封者,知曠廢已久。餘住東廊室內,氣冷如冰,爇數爐不熱,數燈皆黯黯作綠色。知非佳處,然業已入居,故宿一夕,竟安然無恙。奴輩住西廊,皆不敢睡,列炬徹夜坐廊下,亦幸無恙。惟聞封閉室中,喁喁有人語,聽之不甚了了耳。轎夫九人,入室酣眠。天曉,已死其一矣。飭別覓居停,乃移住真武祠。祠中道士雲,聞有十剎海老僧,嘗見二鬼相遇,其一曰:「汝何來?」曰:「我轉輪期未至,偶此閒遊。汝何來?」其一曰:「我縊魂之求代者也。」問:「居此幾年?」曰:「十餘年矣。」又問:「何以不得代?」曰:「人見我皆驚走,無如何也。」其一曰:「善攻人者,藏其機,匕首將出袖而神色怡然,俾有濟也。汝以怪狀驚之,彼奚為不走耶?汝盍脂香粉氣以媚之,抱衾薦枕以悅之,必得當矣。」老僧素嚴正,厲聲叱之,欻然入地。數夕後,寺果有縊者。此鬼可謂陰險矣。然寺中所封閉,似其鬼尚多,不止此一二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卷 二十一  灤陽續錄三》,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