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冤鬼

乾隆三年,大運河水淺,運糧船一艘接一艘都擱淺不能航行,於是演戲祭神。運糧官也在場,正上演《荊釵記》中投江那一齣。扮演錢玉蓮的演員,忽然跪在舞臺上哀哭起來,聲淚俱下,喃喃說個不停。說的是福建話,一句也聽不懂。人們明白是鬼附體了。追問他怎麼了,鬼又聽不懂話。扔給他紙筆,這人搖頭好像不識字,只是指天畫地,叩頭痛哭。大家沒辦法,便把他扶到岸上。他仍是嗚咽掙扎,直到人們散去才停止。過了一會兒,這人清醒過來,說突然看見一個女子,手裏拎著自己的頭從水裏出來,把他嚇得靈魂出了竅,後來的事就不知道了。這肯定是滯留水底的鬼魂,看見官員在此,所以出來喊冤。但看不見她的形體,言語又不通。打發水性好的下河尋找屍體,也沒有找到。兵丁中也沒有女子的,查不出究竟。官員只好聯名寫了份狀子,送到城隍祠裏燒化了。四、五天後,有個水手無緣無故地自殺了。推斷他可能就是害死這位女子的兇手,終於遭到了懲罰吧!

【原文】

乾隆戊午,運河水淺,糧艘銜尾不能進,共演劇賽神。運官皆在,方演《荊釵記》投江一齣,忽扮錢玉蓮者長跪哀號,淚隨聲下,口喃喃訴不止,語作閩音,啁哳無一字可辨,知為鬼附,詰問其故。鬼又不能解人語,或投以紙筆,搖首似道不識字,惟指天畫地,叩額痛哭而已。無可如何,掖於岸上,尚嗚咽跳擲,至人散乃已。久而稍蘇,自雲:「突見一女子,手攜其頭自水出。駭極失魂,昏然如醉,以後事皆不知也。此必水底羈魂,見諸官會集,故出鳴冤。然形影不睹,言語不通,遣善泅者求屍,亦無跡。旗丁又無新失女子者,莫可究詰。乃連銜具牒,焚於城隍祠。越四五日,有水手無故自刎死,或即殺此女子者,神譴之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五 姑妄聽之一》,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