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而見謗

大學士嵩輔堂說:海澱有個給富貴人家守墳的人,偶然見到幾條狗追一隻狐狸,狐狸已被撕咬得滿身是血了。守墳人可憐它,就拿棍棒將狗打散,把它給救了下來,提到屋裏,等它緩過勁兒來,才又將它送回曠野,放它離去。

幾天之後的一個夜晚,有個女子敲門而入,只見她服飾華貴,容貌絕倫。守墳人十分訝異,忙問她來自何方。女子拜了兩拜說:「我本是狐女,那日遇上大難,蒙您搭救,得以再生,如今,特來侍候您的起居,以報答您的救命之恩。」守墳人覺得她沒有惡意,所以收留了她。狐女每日往來,與守墳人親熱。兩個月過去了,守墳人日漸消瘦,但是,他仍深愛狐女,沒有產生絲毫疑慮。

一天晚上,二人正要睡下,忽聽窗外有人喊道:「阿六,你這小賤人!我養傷剛剛痊癒,還沒來得及報恩,你竟敢冒名頂替,迷惑郎君,致使他身患重病。倘有不測,咱們狐族定會認為我忘恩負義,到那時,我恐怕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雖然壞事是你幹的,但郎君曾經救過我,如果坐視不管,我又怎能心安呢?今天,我帶著姐妹們要來殺你了。」那個狐女聽完這話,吃了一驚,爬起來想要逃走,早有幾個女子破門而入,連踢帶打,當場把她擊斃了。

守墳人見此情景,暴跳如雷,後來的狐女反復解釋,他始終都聽不進去,索性拔刀躍起,要為死去的狐女報仇。後來的這位狐女有口難辯,只得痛哭一場,越牆而去。從那以後,每當守墳人提起這件事,都憾恨不已。這可以說是「忠心而遭到譭謗,誠實而遭到懷疑了。」

【原文】

嵩輔堂閣學言,海澱有貴家守墓者,偶見數犬逐一狐,毛血狼藉。意甚憫之,持杖擊犬散,提狐置室中。俟其蘇息,送至曠野,縱之去。越數日,夜有女子款扉入,容華絕代。駭問所自來,再拜曰:「身是狐女。昨遘大難,蒙君再生,今來為君拂枕席。」守墓者度無惡意,因納之。往來狎昵兩月餘,日漸瘵瘦,然愛之不疑也。一日,方共寢,聞窗外呼曰:「阿六賤婢!我養創甫癒,未即報恩,爾何得冒托我名,魅郎君使病?脫有不諱,族黨中謂我負義,我何以自明?即知事出於爾,而郎君救我,我坐視其死,又何以自安?今偕姑姐來誅爾!」女子驚起欲遁,業有數女排闥入,掊擊立斃。守墓者惑溺已久,痛惜恚忿,反斥此女無良,奪其所愛。此女反覆自陳,終不見省。且拔刃躍起,欲為彼女報冤。此女乃痛哭越牆去。守墓者後為人言之,猶恨恨也。此所謂「忠而見謗,信而見疑」也歟!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十六 姑妄聽之二》,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