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之謀,無往不福君子也

小人的所做所為,無一不是在為君子造福的。這話聽起來似乎有點迂腐,卻是實實在在的。李雲舉說:他哥哥憲威在廣東做官時,聽說有個書生,四處求學,他性情迂腐而孤僻。路過嶺南時,還拜見一些親戚朋友,頗有收穫。歸來時,除了鋪蓋衣物之外,他還帶回了兩隻大箱子。箱子很重,須要四個人才能搬動,不知裏面裝著什麼。一天,到了一個換船的地方,兩船的船舷靠在一起。士子命人用粗繩捆好箱子,抬到那條船上去。忽然繩子斷裂開來,像是被刀砍過的一樣。兩隻箱子都摔裂了,士子心疼得直跺腳。他急忙打開箱子檢查,原來一隻箱子裏放的是嶄新的端硯,另一隻箱子裝的是英德石。裝英德石的箱子裏有白銀一封,用紙包裹著,大約有六、七十兩,紙包已經摔破了。士子拿起銀子來查點,不小心失手掉入河中。他急忙求漁民入水打撈,只撈上了一小半。

書生正懊惱時,同來的一位船工突然向他道喜說:「由於您帶著這兩隻箱子,強盜們已跟蹤您幾天了,因為岸邊有人家,他們才沒敢動手。我心裏一直惴惴不安,又不敢說出來。現在,強盜們見箱子裏沒有財物,已經散去了。您真是有福之人哪!大概是您平日積有陰德,所以得到了神靈的保佑。」

同船的一位客人偷偷地說:「他哪有什麼陰德 !只不過剛剛幹了一件傻事。前不久,他在廣州時,曾花一百二十兩銀子,托旅店主人買了一個妾,據說,是個剛結婚一年的新媳婦,因為家裏窮得揭不開鍋,才賣了她,使她能有條活路。過門那天,她的公婆和丈夫皆來送別,一個個面如病鬼,形同乞丐。臨進屋時他們竟相互摟抱著痛哭起來,像是再也見不到了,分手之後,她又回身追出幾步,拉著丈夫,絮絮叨叨囑咐個不停。媒婆上前,強拉硬拽那女人進屋,她那公公抱著個幾個月的嬰兒,跪到書生面前說:『這孩子一旦斷奶,生死就難以預料了,求您允許他母親再給他餵一次奶,使他今天得以維持生命。至於明天,只得另作打算了。』士子忽然一躍而起,說:『我以為她是被你們攆出來的,現在看見這種情況,淒慘得讓人心痛,請馬上把你們媳婦帶回去,錢我也不要了。古人今人相去不遠,宋代馮京之父能做到的事,難道我就做不到嗎?』於是他當眾焚燒了賣身契。然而,他卻根本沒想到,那幫人是看著他為人忠厚就耍了個花招,把那女子偽裝起來賣給了他。倘若他買下了那個女子,那幫人還有更狡猾的招數。與士子同住一處的人都知道這事的底細,只有他至今還蒙在鼓裏。難道鬼神會把這種事錄為陰德嗎?」另一位客人說:「說起來,此事還應該算是他積的陰德。事情辦的雖不明智,他卻是出於惻隱之心。鬼神鑒察事體,著眼點還是放在當事人的起心動念。今天,他能夠免除禍患,就是因為他做了此事。而那個旅店主人,還不知會落個什麼下場呢?」我的老師李又聃先生,是雲舉的兄長,他對雲舉說:「我認為後一位客人說得對。」

我又想起姚安公說的一件事:田耕野先生帶兵西征時,曾派遣平魯路守備李虎偕同兩位千總,率領三百名軍士出外巡察,突然遇到格魯特人從小路襲來。兩位千總向李虎報告說:「賊人馬匹強健,我軍如要撤退,必然會被他們追上。請您率領前隊守住山口,我二人率後隊相助,賊人弄不清我軍兵力有多少,我們或許可以守住陣地。」李虎認為此話有理,便率前隊兵士奮力與敵人搏鬥。就在李虎與敵人交戰之際,兩個千總已經先逃走了。原來他們騙李虎與敵人作戰,拖延敵人進軍的時間。等李虎戰敗時,他們早溜得沒影兒了。李虎終於犧牲在戰場上。後來,李虎的兒子襲了父親的官爵,做了平魯路守備。李虎雖因受人欺騙而戰死沙場,但也因此成全了他,使他成了一代忠良。所以說,小人的所做所為,無一不是在為君子造福的。這話雖然近似迂腐,卻是實實在在的。

【原文】

小人之謀,無往不福君子也。此言似迂而實信。李雲舉言,其兄憲威官廣東時,聞一遊士性迂僻,過嶺幹謁親舊,頗有所獲。歸裝襆被衣履之外,獨有二巨篋,其重四人乃能舁,不知其何所攜也。一日,至一換舟處,兩舷相接,束以巨繩,扛而過。忽四繩皆斷如刃截,訇然墮板上。兩篋皆破裂,頓足悼惜。急開檢視,則一貯新端硯,一貯英德石也。石篋中白金一封,約六七十兩,紙裹亦綻。方拈起審視,失手落水中。倩漁戶沒水求之,僅得小半。方懊喪間,同來舟子遽賀曰:「盜為此二篋,相隨已數日,以岸上有人家,不敢發。吾惴惴不敢言。今見非財物,已唾而散矣。君真福人哉!抑陰功得神佑也?」同舟一客私語曰:「渠有何陰功,但新有一癡事耳。渠在粵日,嘗以百二十金,托逆旅主人買一妾,雲是一年餘新婦,貧不舉火,故鬻以自活。到門之日,其翁姑及婿俱來送,皆羸病如乞丐。臨入房,互相抱持痛哭訣別。已分手,猶追數步,更絮語。媒嫗強曳婦入。其翁抱數月小兒,向渠叩首曰:『此兒失乳,生死未可知。乞容其母暫一乳,且延今日,明日再作計。』渠忽躍然起,曰:『吾謂婦見出耳。今見情狀淒動心脾,即引汝婦去,金亦不必償也。古今人相去不遠,馮京之父,吾豈不能為哉!』竟對眾焚其券。不知乃主人窺其忠厚,偽飾己女以紿之,儻其竟納,又別有狡謀也。同寓皆知,渠至今未悟。豈鬼神即錄為陰功耶?」又一客曰:「是陰功也。其事雖癡,其心則實出於惻隱。鬼神鑒察,亦鑒察其心而已矣。今日免禍,即謂緣此事可也。彼逆旅主人,尚不知究竟如何耳?」先師又聃先生,雲舉兄也,謂雲舉曰:「吾以此客之論為然。」余又憶姚安公言,田丈耕野西征時,遣平魯路守備李虎,偕二千總將三百兵出遊徼,猝遇額魯特自間道來。二千總啟虎曰:「賊馬健,退走必為所及。請公率前隊扼山口,我二人率後隊助之。賊不知我多寡,猶可以守。」虎以為然,率眾力鬥。二千總已先遁,蓋紿虎與戰,以稽時刻;虎敗,則去已遠也。虎遂戰歿。後蔭其子先捷如父官。此雖受紿而敗,然受紿適以成其忠。故曰:「小人之謀,無往不福君子也。」此言似迂而實確。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卷二十三  灤陽續錄五》,紀昀著)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