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丹陽真人

一、不貪二色 事業騰達

馬丹陽真人 降

戰戰兢兢立德先   荒淫僨事理當然

傳真例證期醒世   勸爾黎民仔細研

距今卅餘年前,在台南東山的小鄉,有一何某,乃家之長子(目前人尚健在,乃予隱名故)早成親而外出經營雜貨生意。其妻馬氏婚後三年,僅得一女,即未再生育,但夫妻感情頗稱篤睦;馬氏辛勤持家育女,倒也婦德兼具。何某奔波於外,雖然勤奮有加,但或為時運不濟,或為命底無福,總是僅足一家溫飽。

有日,何某北上辦貨,歸途中見一婦道,似有不支,昏昏欲墜,乃好心上前扶持,並予延醫治療。原來,此乃為胡氏女,家貧受僱於人,幫忙家計;此日返家探親,不意受風寒而致發燒昏沉,受何某之助而得安康,並見何某忠厚篤實,而胡女因受佣,且因鄉下女子知識較無,又是貧家小女,閨範鬆疏,乃早非完璧,而生陪宿相報,不予計較一夜露水姻緣。

際此飛來艷福,若屬輕薄之徒,必然大喜過望;但何某雖為商人,自覺不應乘人之危,乃嚴詞峻拒,並且安頓胡女後,立刻啟程。事過不及旬月,何某已漸忘此事,仍辛苦經營生意;說也奇怪,自此之後,他每每都有好機會可把握,進一批貨則應對了時機,事業日漸順利;以前所無法突破營業上之困境,均迎刃而解,至此一帆風順。而且,在他女兒十歲時,再得一子,四口一家移居至北部三重地方,且已子孫滿堂,和睦安樂。

原來當初何某拒淫,立即有監察神祇錄誌而上呈,賞善司依據其戒淫之善,乃為戒淫律中三級德行,而施福報以轉變人生運象。

吾述此一例,旨在奉勸世人,切莫以為婚外艷遇,偶一為之,無傷大雅,亦可不使人知。天地皆知,鬼神均鑑。慎之!惕之!何況當事雙人之牽纏此孽緣,僅圖一時之快,喪失一生福運;時下頗流行一句俗話:「要偷腥,須知抹淨嘴」;但是,仍有可能留下牽纏不清之後患,家庭起風波、名譽掃地等……,世人宜仔細權衡深思也!

 二、戒淫守身 脫厄騰達

在民國卅年前後,新竹地區有一耿姓者,乃為貧家子,自幼被送至商店學習生意;耿某為人篤實,且亦知守本份,故頗受店東賞識,店東姓何,為商場老將,頗有積蓄,可惜為人較陰損失德,膝下無子,僅有二女,長女已嫁夫張姓,惜不知長進,夫婦倆時常回娘家向父母尋求接濟。次女始十七歲,尚稱乖巧,可惜其貌不揚,而且右眼稍有斜視,因此個性較為內向。何氏夫婦為長女所擾,又為次女將來操心,故見耿某忠厚篤實,且勤奮有加,乃商議欲招之為婿,並許以將店務交其夫婦管理。

如此一來,夫婦倆就可放心安享晚年,又有佳婿可依靠,夫婦倆算盤打得可好,但是耿某猶豫不決;一則何女實在容貌不佳,再則亦怕人閒話說仗裙帶而生活,因此不允娶何女為妻。後經何氏夫婦託人一再向耿家父母遊說,始由耿家兩老出面,逼迫兒子答應親事。

原來,何氏夫婦允之嫁妝豐厚,並且耿氏兩老亦貪圖何家產業之故。耿某迫於父母命,娶何氏女後,頗有不平衡心理,乃寄情工作,以此淡忘不愉悅。何氏女頗稱賢慧,知夫婿心情,毫不埋怨,默默承受,並且每夜必為夫婿準備宵夜,日常起居,亦照顧得無微不至,久而久之,耿某見妻體貼,心有感激,終能摒棄相貌之成見,而夫妻恩愛。並且,事業在耿某認真經營下,日愈擴展,可謂美滿。

此時,何家長女見妹婿掌管家中營生,蒸蒸日上,乃不時回家需索。耿某總存著一念之仁,予以接濟。事被何氏老夫婦得知,不忍次婿吃虧,再者老來尚要依靠,因而將長女夫婦叫回來,給予一筆財物,要他們切結,不能再有任何需索。如此結果,起初尚能平靜,但不久,何家長婿以感恩為詞,邀請耿某出入聲色場所。耿某以連襟之誼,未加峻拒,但有其一定分寸,且每有見面,則多苦勸連襟勤勉,以免坐吃山空,到頭來一事無成。

但是,好心未得好報,其連襟並未念及恩情,反而串通煙花女欲加詐財。幸好耿某並不因家妻貌有缺陷,而在外拈花惹草,使得其連襟無機可乘。孰料,狼子野心,張某竟心生毒計,勾結日警,施加逼害而陷之入獄。何氏次女多方奔波,欲救無門之際,適值台灣光復,日人無條件投降之中,平此冤獄。而何氏長婿以漢奸受人唾棄,耿某則事業日愈發達。

此事可見,戒淫之功,庥蔭一生。以耿某之忠厚篤實,並能不以妻陋而犯淫,以此已得戒淫律中二級律,榮耀富裕於一身,且能避開奸人所害,有驚無險之福報,乃理所當然。世人應有所體悟,戒淫當有助一生福運也。

三、戒淫成孝子‧福報人咸欽

曾參夫子 降

在岡山地區有一藍氏子,本為眷村子弟,後因浪浪遊蕩,乃落腳岡山,但不能安份守己,因而側身於不良場所,也因而認識許多風塵中打滾的女子,加上藍某生得偉岸軒昂,故頗得風塵女子之青睞,是以造成藍某在脂粉堆中左右逢源,幾乎以此軟飯為生。

有一日,他陪同一位風塵女子叫靜萱者去看病,原來,此女生病已久,不能工作,藍某有些不耐,故帶她去綜合醫院診療。正當靜萱在看病的時候,有一位壯年男子揹著一位老婦人也來看病。這位男子很有耐心的招呼著老婦人,並且張羅著老婦人看病事宜。以藍某的心性,原本不甚在意此事,但是,他又看見老婦人的一幅病苦模樣,口中還唸唸有詞的怪那壯年男子。此時靜萱已看好病、拿了藥,回家後因體弱元氣消耗,就躺下睡著了。藍某眼見她在病痛中的睡相與平素的嬌模樣迴然不同,油然間覺得有些厭煩,以及莫名的暴躁。

不幾日後,他的老父從鄉下來看望,卻因藍某招呼靜萱,心情不好,酒後著了涼,藍父正好趕來為兒子照顧,而靜萱病後回去工作後不是徹夜不歸,就是醉燻燻的回來,對臥病在床的藍某,竟似不屑一顧。藍某此時可是滿腹怨火,狠狠的毒打了靜萱一頓後,兀自氣怒不已,藍父眼見小兒女輩吵鬧,連忙披衣起來勸架,還關心兒子身體的扶回房中休息。孰料靜萱毫不領情,反而趁著藍某父子對話間,整理衣物溜出家門而一去不返。藍某本來怒火千丈想要揪出靜萱,直似欲殺之始後快。但眼見老父那蒼老的面靨及企望的眼神,不由得心一軟,自顧自猛吸煙,也在這些微冷靜中,他忽然憶起那老婦人的咒罵,而壯年人了無怨色;今日老父照顧自己也是了無怨色,而自己照顧靜萱,到頭來自己病了,她卻不屑一顧。別人父母刻薄,子女了無怨色,自己不能孝順父母,反要老父照顧;至此,他有所悔悟了。

他不再去想那些女孩,認真的工作,對父親加倍的孝敬;只是,偶爾仍然難免狎遊。雖然藍某開始有孝心了,但是色戒仍不斷,所以他在事業方面僅能逐漸安定而已,有時候,仍然有許多不順,心情自然不佳,無意間也就有頂觸老父之處。事隔三年,藍某又認識一女,頗為乖巧,貌亦中平,藍父頗為中意,乃加以撮合,並以多年來藍某孝敬之金錢為其完婚。

婚後,藍某逐漸發現妻子可愛,乃漸斷花心,專心於事業,這一來,藍某從一個不務正業的小白臉,轉變為肯上進的青年孝子,又轉變為標準丈夫;連串的改變,雖屬藍某天良未泯,但其間卻使他得到鄉里中的讚譽。而且,藍某之妻成為人人羨慕的幸福少婦,而從此藍某的事業也蒸蒸日上,從受僱於人的小伙,而成為自己打拼,創業有成的老闆。按此種福報,源在藍某本犯淫律中第三級律,是以落魄潦倒,但後來洗心革面,孝順、戒淫,又合乎淫律中懺悔前過,因而日漸得受福報。願世人體悟而勉之,在此浮華世態中,有過速改,無過則勉之。

(節錄自《淫之善惡例證》,勇筆王奇謀主著/台中豐原懿敕拱衡堂)

    全站熱搜

    為善最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